第120页

    “出去!”陶冉的手指很坚决地指着门口方向。
    周微啧一声,站起扯着嗓子和她理论,“该出去的是你吧,这儿就你一个外人!”
    闻厉走上前两步,咬着唇警告:“陶冉,你别太过分。”
    “我说出去。”她咬字清晰,寸步不让。
    “你个小丫头,我给你脸了是吧!”周微气血上涌,叫嚣着。
    两边争执不下,门猛然被推开,护士探出头:“吵什么吵!这是病房,病人需要安静,有事你们回家去吵!”
    “都是文明人,注意点素质!”
    “砰”一声,门又被关上。
    护士的话倒提醒了闻厉,他安慰周微道:“妈,她一疯子,别跟她一般见识。”
    “让闻啸好好躺着,我带你去吃饭。”
    周微被他哄着,挎上包就走,最后对着陶冉面无表情说道:“我过会再来。”
    安静片刻,病房内先是传来小声的吸鼻子的声音,渐渐变为断断续续的哭泣,最终陶冉忍不住伏在闻啸身旁嚎啕大哭。
    “你醒过来好不好,求你醒过来。”
    她突然颤抖着双手从抽屉里取出那个红色方形小盒,打开,将钻石戒指戴到自己无名指上,“你看,我带上了。”
    陶冉笑着流泪,这是事后医护人员从闻啸的口袋里发现的,她一直没敢打开。
    可是她也会突然丧气,失去信心。
    陶冉重新伏在他身侧,与他十指交缠,“你出现在我生命中那么早,也要陪我走完下半程好不好?”
    这句问话终是无人回答,回应她的只有细弱可闻的呼吸声。陶冉的双眸里迸发出更加激烈的泪水,渐渐模糊住视线。
    ——
    危险来临的那一刻,闻啸似乎做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梦。
    他置身在黑暗当中,周遭没有一丝活物。他一个人不知目的地行走着。
    突然,不知从哪窜出一点火苗,微弱的照着前方的路,原来他在一个山洞里。通道幽静曲折,一眼看不到头。
    他一直走一直走,仿佛不知疲倦。终于在某一刻,走到头。
    周围还是很暗,但是勉强能视物。
    面前出现三道岔路口,每个路口长得都一样,还有标识警告着他:此路危险。
    三条路都很危险,那岂不是没有路可走。
    他一下子泄气,索性在石块上坐下。不禁开始想要不再回去算了,至少山洞里很暖和,不用挨冻。
    他给自己规定着时间,五分钟,到五分钟,不管怎样,他都原路返回。
    起身的那一刹那,空中低缓着飞过来一只蝴蝶,色泽艳丽,扑闪着墨绿色的翅膀,往前飞两步,还回头看一眼闻啸。
    他咬咬牙,跟上去,走进其中一条岔路口。
    走了很久,来到一处更加开阔的地带,再去寻蝴蝶的踪迹,已经消失不见。
    他打量着四周,入目的是一幢幢二层小洋房。这好像是住宅区。
    “嗨,给你。”眼前突然出现个娇小可爱的小女孩,友好地伸出一只手,掌心里卧着颗小小的奶糖。
    从她澄净的瞳孔里,他看到自己是比她还要高些的小男孩,眉眼阴沉着。
    他没接,问:“为什么给我糖?”
    “因为你看上去很不开心啊。”小女孩看上去没心没肺,像一张白纸。与他的世界截然不同。
    小女孩见他不要自己的糖果,失落收回手,“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开心吗?”
    她等了很久,久到她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
    他却道:“因为爸爸妈妈哥哥都不待见我。”
    这么惨的嘛。
    “那也很好啊,你还有妈妈和哥哥。”她笑嘻嘻道。
    他鄙夷着,“有什么好。”
    “很多人羡慕的。”小女孩急切切说。
    “比如你?”他使坏般问。
    “嗯,我就没有妈妈和哥哥。”她坦然承认。
    闻啸有片刻愣神,随即别扭地冲她伸出手,“给我糖。”
    小女孩乖乖递给他。
    他剥开糖纸,将糖塞进嘴里,很软很浓郁的奶香。还可以,他并不排斥。
    闻啸含着糖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仙女!”她的眼睛亮闪闪的。
    闻啸轻轻笑了下。
    “你不信?”小女孩很敏感。
    “没有。”他敷衍着。
    远处有人叫他的名字。他顺势离开,“我外婆叫我,先走了。”
    他跑着跑着,走进一片虚无里。周围雾茫茫一片,仿佛之前的一切只是幻觉。
    一瞬间,他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周围有人小声地在哭泣,不断地叫着他的名字,又吵吵闹闹的,好像是有人在吵架。
    世界迅速变化,在不断崩塌。他不知该往哪走。在这电光火石间,突然又看到那只蝴蝶,他毫不犹豫跟着它走。
    眼前陡然刺亮,闻啸用胳膊肘挡住双眼。
    再有意识时,耳边听到压抑着的哭声,小声而哀切。
    他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手指微动,掌心温暖而潮湿。
    闻啸偏眼看过去,小姑娘枕在他一侧胳膊上,哭成一个小花猫。无名指上戴着他精心挑选的戒指,看上去尺寸正合适,是他眼里独一无二璀璨的光。
    10岁那年遇到的那个小女孩,长大后成为他的新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