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页

    闻啸如得到心爱玩具的孩童般笑着,重重点着头。他胸膛滚热,陶冉被烫得一激灵,随即更紧地抱住他。
    两人全都像是落汤鸡一般。雨淋着许久,就算是盛夏,劈头盖脸的雨点,倾盆而下,衣服俱湿,也够他们受的。
    闻啸松开陶冉,柔声道:“乖,我去捡伞。”这么淋下去,两人非得发烧不可。
    闻啸的黑发湿透,贴在面皮上,他顾不上难受,先帮陶冉理着发丝,将它们撩至耳后。然后弯腰偏头去捡雨伞。
    一块石子滚落至他脚边,随即又落下三两颗。他抬眸,背后的山体倾斜成怖人的斜度,滚滚石头混着草木倾斜而下,一点点渗透着山坡。
    闻啸顾不得雨伞,拉过陶冉的手,狂奔。
    陶冉被他拉住,不明所以。疾风而过,是他慌乱的嗓音,“快跑,泥石流!”
    泥石流?她下意识想转头张望。
    闻啸手腕用力,她一震,“别看,跑快点!”
    陶冉于是不再想去张望,跟随着他的步伐,两人往另一处地势高的山头跑去。
    闻啸在脑中迅速想着对策。这地方多山,但每个山头的情况不一样,看上去他们正对面的那座山头够高,或许能躲过一劫。
    一时间后面那座不断追赶他们的山头仿佛变成会移动的河床,一阵又一阵更强烈的泥水飞溅,扑打着他们的小腿肚、脚踝甚至是胳膊。
    陶冉感受到迫在眉睫的危险,跑得越发快。求生的本能让她不能放慢速度,她怕一慢,就是万劫不复。
    轰隆隆一阵惊雷过去,黄狗一阵扑腾,汪汪乱叫。甚至不怕死地跑过来,衔着王自喜的裤脚,看上去倒像是要把他往某个地方拖。
    王自喜转个方向,不理会。犹自吸着烟,吐着气。
    黄狗百折不挠,继续缠过来。
    “你是不是嫌命长啊?信不信我把你炖了!”他威胁着黄狗。
    黄狗呜咽几声,爪子扑地,似乎是在发泄不满。
    “怕就对了。”王自喜被逗得一乐呵。
    下一秒,黄狗冲着他猛扑过来,王自喜弹起,飞速移至一边,朝它唾一口,“畜生!”
    远处空落落的,他收回视线,又突感不对劲,转回去。
    这山怎么塌了!
    “坏了!”他顾不上其他,将还剩一半的香烟在地上碾了碾,不管不顾跑进雨里。
    陶冉觉得浑身的力气在源源不断地被抽走,早知道她就吃个早饭再出门。
    她摇摇两人相握的手,“闻啸,我跑不动了。”
    “冉冉,再坚持一下,跑到前面那座山头就好了。”他虽是这么说,却也觉得步子越来越沉重。
    只有日渐变大向他猛烈砸过来的泥点子,让他时刻保持清醒,不能,不能就这样停下。
    快了,近了!他咬牙坚持着。
    来到近处,两人才发现这是座石山,岩壁陡峭,以人力根本爬不上去。好在离地面不远处,石壁像是凭空长出一方小小的石台。
    闻啸一喜,半蹲下身子,叫陶冉道:“快,踩着我的肩膀,爬上去!快点!”
    陶冉依言照做,中途脚使不上劲,踩空好几次,艰难地爬上了石台。
    她立马转身,冲闻啸伸出手。
    闻啸缓缓站立,迟迟未伸出手。身后是狂暴怒吼着的泥浆。
    “快!把手给我!”陶冉一瞬间泪流满面。
    他这时候突然笑起来,“冉冉,下辈子换我来追你好不好?”
    陶冉剧烈摇着头,强烈抗拒着,“不要,我不要下辈子。”
    “下辈子你做闻啸,我做陶冉。”他又突然摇头,“不过也不希望你做闻啸了,闻啸太苦了,太累了。”
    “你快点上来!”明明泥石流在离闻啸还有不到一米的地方,她还在自欺欺人着。
    “来不及了。”闻啸道:“冉冉,我爱你。”
    “砰—哗—”泥土溅了她满脸,她在那一刻停止呼吸。泥浆剧烈翻滚着咆哮着,吞噬着能吞噬掉的一切,像张着血盆大口的野兽,愤怒地侵略着所有。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归于平静,底下乱石泥浆包裹着,分辨不出原有的颜色。陶冉在这一刻找回自己的心跳,放声大哭。
    ——
    惨白的灯光照耀着冷寂的墙壁。陶冉坐在那,双手不住的颤抖,眼眸无声地流着泪,一茬又一茬。她不记得那灯亮了多久,只觉得刺眼,非常刺眼。
    她既希望这灯停下,又后怕它真的熄灭。
    她不住的颤抖,将身子缩成一团,哀哀看着急诊室的方向。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这边飞驰而来,周微走到她身前,狠狠甩她一耳光。陶冉的头剧烈地偏向一边,可她却感觉不到疼痛。
    陶冉回身,将脸板正,试图多挨几下子,来减轻点心里的罪恶感。她急切地想抓住点什么,什么都好。
    周微瞄到她不喜不悲的神情,眼底似还有点不服,她又再次扬起手。
    陶冉紧闭起双眼。
    意料之中的巴掌没有落下来,闻厉握住周微的手腕,低声道:“您打她也没用,事情发生成这样她也不想的。”
    周微定定看她几许,那巴掌到底没有落下来。她转身去了别处。闻隆唉声叹气,在那转着圈圈。
    周微看着眼烦,“你能不能不要转来转去?”
    两人就势吵起来,大吵一架。仿佛这样时间就能流逝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注意力被分走一半,不用将精力全都消磨在这件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