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页

    又过一会,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她解锁,点开微信。
    陶冉:[搓手手]别生气了。
    陶冉:[仙女转圈圈给女王赔不是]
    赵迎然抿唇,紧接着跳出一条消息。
    陶冉:你不来找我,晚上我也是要打电话告诉你的。这件事决定得突然,下次,下次我提前一星期告诉你。
    赵迎然手指飞舞,急速打字:不是因为这个。
    陶冉:?
    赵迎然:我说去雅香栏吃饭,你反应怎么这么大?还说我捡钱了,怎么,我赵迎然看上去是不够格出入那些场所的吗?
    陶冉哭笑不得,她这关注点还是一如既往的奇特。
    赵迎然突然偏头看过来,陶冉笑着道:“行,放你血。”
    没过多久,车开到雅香栏,厉韧在门口停下,“你们先进去,我去停车。”
    “我跟你一起去。”赵迎然笑着道。
    厉韧看着她一脸宠溺,然而还是说:“停车又不需要两个人。乖,你们先进去。”
    “不嘛。”
    两人还在拉扯,陶冉实在看不下去,“我先进去,你们慢慢来。”说着不再理会两人,径直往雅香栏走。
    这个赵迎然当初还嘲笑她,自己谈起恋爱来还不是一样,秒变磨人精。停个车要几分钟,还要两个人一起。看她以后还嘲不嘲笑她。
    可惜也没有以后了吧。
    陶冉想着心事,有些走神。迎面撞上个贵妇人。
    对方一声哀嚎,她这才回神,弯低身子,道着歉,“对不起。”
    抬头的一瞬间,两人视线对上。彼此都从对方眼神中读出不巧。
    陶冉往右边迈开一步,作势要走。
    周微拦在她身前,“聊聊。”
    陶冉没好气问:“然后再打我一巴掌?”
    周微嘴角犹带着笑道:“公共场合,不会。”
    笑话,那次在医院难道不是在公共场合?
    ——
    和赵迎然发完短信后,陶冉将手机扣回桌面上。
    她大抵是疯掉了,竟然会随着周微来到附近的茶室。
    “喝点什么茶?”周微问。
    陶冉抬眸对服务员笑了下,“白开水,谢谢。”
    周微心平气和道:“龙井。”
    服务员离去,陶冉开门见山,“我还有事,有什么话快说。”
    “你和闻啸……”
    “分了。”
    周微很明显地扬下唇角,陶冉撇开眼,只当没看见。
    “断干净了?”
    “嗯。”陶冉不自觉抿紧唇角。
    周微满意轻哼一声,“那也别和我们家大儿子纠缠不休了,要断两个都断断干净。”
    “你等会。”闻啸她认了,闻厉是怎么回事。
    “什么叫我跟闻厉也断了?”她跟闻厉有什么关系。
    “还嘴硬。”周微不屑扯嘴角,都到这份上,还要卖弄纯情人设。“我亲口听到的,我们家大儿子喜欢你,闻啸气不过,才去和你表白的。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见钱眼开,逮住一个算一个。”
    她见钱眼开,她缺钱么她。
    周微继续说道:“我正愁要怎么着你呢,也巧了,你自个送上门来。”
    “你把话说清楚!”陶冉有种徘徊在脑海中的迷雾越来越清晰的感觉。
    可周微没有顺着说下去,而是说:“你说说你,是不是眼瞎,我们家大儿子那么优秀,你不选,选小儿子?”
    “小儿子有什么呀?从小学习是不错,可性子真是阴晴不定的,说实话我都怵他。”
    “你说我自己送上门,是什么意思?”这些陶冉都不想听,她紧咬住之前的那个点不放。
    周微道:“字面意思。”
    服务员将茶水送上来。直到离开后,周微才继续说:“记不清几年了,反正是你出国前。闻啸回家吃饭,不小心弄脏衣服,我去给他送换洗衣服,正巧看到你打电话来,随手让家里一个年轻女佣接了。”
    “所以他那一整天都在家。”陶冉慢慢倚回靠背,冷冷笑着,“我们的分手是你操控的。”
    周微摇着头,缓缓道:“不,是你不信任他。”
    “他是你亲生的么?”
    周微刚举起的茶杯又重重放下,不满道:“怎么你们一个两个都怀疑这点?是不是要我把出声证明都发给你们看看?”
    “他怀疑过?”
    “嗯,还去做过亲子鉴定。”
    “失陪。”陶冉滴水未沾,拎包走人。原谅这对话让她窒息。
    说出一声失陪,已经是她能给予周微最大的礼貌。她不敢去想,闻啸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怎么挺过一年又一年的。
    一想到他一个人去做亲子鉴定,她就觉得她整颗心都要破碎掉。
    第62章
    “方便透露画展主题吗?”
    “萤火。”
    听陶冉说完那一刻,闻啸的瞳孔一刹那紧缩,他嘴唇翕动着,双拳紧握。仿佛穿过时间长廊,又看到那个倔强坚韧的小姑娘,她比星空还要美好的双眸,是他不敢触碰到的距离。
    采访还在继续,闻啸却深陷记忆。
    ……
    门突然被有规律地敲响,闻啸一瞬间回神关掉视频,“进来。”
    张雪探头道:“闻医生,4号床的病人呼吸不太通畅。”
    闻啸立即起身,一边往门外走一边问:“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