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现代情感] 《萤火》作者:烟艺【完结+番外】
    文案
    高三毕业那年暑假,陶冉遇见了闻啸。闻啸这人天生傲骨,性格捉摸不透,凭着俊俏的长相,清冷的气质,一身白大褂招摇整个海宁大学。
    闻啸逢人就介绍陶冉:这是我妹。
    大二那次野营,她酒壮怂人胆,一腔孤勇告了白,惨遭拒绝。谁知隔天,闻啸等在她宿舍楼下,睨着眼道:“要不试试?”
    主动的人变成了闻啸,陶冉却忽然出国,这段感情就此画上句号。
    分手多年,两人又有了交集。陶冉跑去那年的山里,看了一个月的萤火,画了一幅又一幅的画,最后输得彻底。收拾包袱准备走的那晚,闻啸醉酒,高大的身躯堵在门口,微俯下身,酒气弥漫:“别再走了。”
    【年少时见你,便惊艳了余生。】
    【偶尔炸毛外柔内刚女画家×年轻有为外冷内热外科医生】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情有独钟?破镜重圆?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冉 ┃ 配角:闻啸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少时惊艳
    立意:携手并进 爱你如初
    上卷:微光
    第1章
    下午四点四十,国际航班M1150安全降落在海宁市机场。偌大的停机坪只停着这一架飞机,机舱打开,乘客们有序排队出舱。
    陶冉拎起斜挎包,下了机。一边往行李托运处走,一边将手机开机。
    才开机,弹出一条微信,来自好友然然:门口等你。
    出了机场,陶冉一眼就看到了赵迎然,只因对方很招眼。海宁二十多度的天,她穿上件外套犹觉得冷,而赵迎然穿着吊带热裤靠在车门前,玩着手里的钥匙扣。看见陶冉,冲着她招了招手。
    陶冉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她穿着细高跟,将腿拉得又细又长。再加上人本就清丽,一路上吸引不少目光。
    还没走到赵迎然跟前,陶冉就被赵迎然狠狠抱住,“想我没?”
    “想。”陶冉拍了拍她的背。
    怎么不想?孤身一人在国外的这几年,最想他们这些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们了。
    是以,当赵迎然说今晚有个party,问陶冉要不要来时,她想都没想点头同意了。
    赵迎然从后视镜里时不时偷瞄陶冉,几次之后陶冉道:“想说什么就说。”
    “没什么。”赵迎然顿了下,又道:“就是问问你那边展还顺利么?”
    “差不多吧。”陶冉漫不经心,“老样子。”
    “切,开始凡尔赛了――不过话说回来,陶奶奶平时挺健康的一个人,怎么说倒就倒了?”
    没等陶冉开口,赵迎然恍然大悟的“噢”了一声,“差点忘了她还有个公司要管。”
    陶冉没吭声。
    赵迎然笑嘻嘻又道:“大画家冉冉,这次回来还走吗?”
    “暂时走不了,你不是知道么?”陶冉边刷手机边看她一眼。
    “那你以后会继承公司吗?”赵迎然从后视镜小心瞄了一眼陶冉。
    陶冉闭着眼,看上去很疲惫。
    赵迎然就没再找话,车一路驶到市第一人民医院。
    将陶冉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赵迎然摇下车窗,说道:“冉冉,我要去公司开个短会,就不陪你了,一会儿你自己打车去。”末了又补充道:“还在老地方。”
    陶冉冲她摇了摇手,“行,我知道了,你快去吧!”
    送走赵迎然,陶冉抬步朝着住院部走去。第一人民医院是市里占地面积最大的医院,也正因此,它的门诊部、急诊部、住院部都是分不同大楼的。
    她还没走几步,从旁边一栋楼里涌出来大批量医生,他们有的轻声交谈,有些手提电脑,看样子像是刚结束什么医学会议。陶冉挤在他们中间,周围都是白色,她忍不住侧身相望。
    春末,犹带着寒气。一阵凉风吹过,陶冉打了个哆嗦。
    闻啸刚从楼里出来,接到门诊电话说有个病人情况很特殊,让他去看一下。刚巧实习生刘朗在,便让他一起去。余光不经意一瞟,众多白色里那抹黑色尤其引人注意。
    在看到那熟悉的眉眼时,他骤然停住,随即漆黑的瞳孔里席卷起惊涛骇浪。闻啸薄唇紧紧抿着,舌尖死死抵着下唇,目光紧紧追随着那抹黑色。
    他咬牙又愤恨,多少次的午夜梦中,让他撕心裂肺又低声呢喃的人,如今就站在他眼前。
    她还知道回来?
    陶冉的手机忽然振铃,拿起一看,是赵迎然的电话。她笑着接起,对面火急火燎道:“差点忘了,闻啸在这家医院,心脏外科!”
    “什么?”陶冉怔愣,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先动了起来,慌忙地在包里翻翻找找。
    口罩?口罩呢?她记得早上出门前在包里放了一只口罩来着,她有些心虚。
    不,她心虚什么?只是看望奶奶而已。
    额头渗出细汗,好半天才从边角疙瘩里翻出一只皱皱巴巴的口罩。
    陶冉松了一口气,没顾得上正反上下,慌忙戴上。
    戴好后,她才有空回赵迎然,“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
    “这不是没想起来吗――哟,这么久才回我啊?干嘛呢,戴口罩呢?”赵迎然戏谑道。
    这么一耽搁,陶冉索性停在原地和赵迎然说着话。路过的人一茬又一茬,她往旁边站了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