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是数据化[末世] 第182节

    原博像一个泄气的皮球,勇气顿时去了大半。
    “竟然逃了……”
    林一抿着嘴看着破碎地空间气泡,转而点开了另一个亮点,“这次可不能废话了。”
    “妈的!原博怎么这么没用?她现在根本拿不回我们的能力,冒险拼——”
    藏身四维空间的另一个人话说到一半,就被突然出现的林一扼住了咽喉。
    “这么说,你应该会比他中用一点?”林一凑近对方,歪着脑袋观察了一会儿,说道:“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什么星……”
    “我叫陆星瀚!”男人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你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天生生在高维度罢了,就敢这样怠慢我!”
    林一看着对方激动的神色,心底暗叹,果然自卑的人就是容易破防。
    “死到临头了,还这么猖狂。”段盈盈封住对方逃跑的道路,面色不善地说道:“还是省省力气吧,以免一会儿求爷爷告奶奶的时候喊不出来。”
    陆星瀚看到段盈盈封住空间气泡的手法,瞳孔猛地一缩。
    “你怎么会有她的……”陆星瀚失神地喃喃道:“我早就说过要杀了她……”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11-21 20:33:42~2021-11-22 21:44: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粉儿与羊肉的基拌 20瓶;栗子掉落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06章 恶有恶报
    “他在嘀咕什么鬼东西?”段盈盈和原奕可以沟通, 是因为灵魂同宗同源。
    但是陆星瀚一会儿情绪激动地大喊大叫,一会儿失落落魄地低声嘟囔,段盈盈却根本没听懂半个字, 只能通过林一和陆星瀚的神态, 猜测两人对话的内容。
    可惜陆星瀚这会儿那副没了魂的样子,却不是林一引起的, 所以段盈盈也猜不出来对方说的话到底和什么事相关。
    “你知道为什么大多数教会的狂热信徒,都会按照入会的顺序排资论辈吗?”林一的回答看似答非所问。
    “按照他们的理论,当然是越早侍奉神的人, 与神越亲近。”段盈盈不假思索地说道。
    “事实也确实如此, 神的眷者众多,实力却强弱不一,除了个别特殊情况, 其余所有的眷者,都是越先得到神的眷顾, 获得的能力就越强。”林一侧过脸, 看向段盈盈, “何不言虽然可以复生, 却需要通过死亡,来让衰老的身体得到新生,但这家伙……”
    林一的指尖陷进陆星瀚颈周的肉里,说道:“如果我不醒过来,他就永远不老不死。”
    说白了,主神拥有的东西太多,因而在赠予别人礼物时, 不会有太多顾虑。
    林一将时间和空间的能力赠予陆星瀚四人的时候, 从没有想过, 自己会碰到另一个在她落难时帮助她的眷者。
    否则林一也不会先将最好的给出去,反而给自己人一个差一层的能力。
    段盈盈根据林一话里透露出来的东西,大致猜出了林一和眼前这个男人的恩怨。
    “他们背叛了你。”
    “是四个人中有三个背叛了我。”
    段盈盈回想起原奕那张和自己神似的脸,隐约明白了陆星瀚刚才为什么会突然露出那种神色。
    他在后悔自己“心慈手软”,没有杀掉原奕这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叛徒”。
    林一上下打量了陆星瀚一番,用提亚星语说道:“你很自信,我拿不回我给你的能力,为什么?”
    陆星瀚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向林一,“到了这种地步,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他的双手一直强忍着,没有去掰开林一掐住他脖子的手。
    按理说,如果碰到别人,哪怕打不过,陆星瀚也可以通过空间进行躲避。
    偏偏林一一出现,周围的空间就像数九寒天的湖面一样,凝结得结结实实,让人根本无处可躲。
    陆星瀚只能借助时间的能力,来寻找逃脱的机会。
    他在等待林一松懈。
    如果林一想让他开口的话,总归不会时时刻刻掐紧他的脖子。
    “哦,我还以为你会告诉我原因,却不告诉我方法,等着看我干着急呢。”林一的语气不紧不慢的,听到别人的耳朵里,反倒令人更加紧张。
    “反正原奕也会告诉你的,不是吗?”陆星瀚用愤恨的眼神看向林一。
    三个人当中,他是最恨林一的。
    原因无他,只因他自己是个自尊心很强烈的人,却偏偏出身低微。
    如果不是有幸被选中成为沟通主神的使者,陆星瀚可能一辈子都要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这样的人,假如无权无势,也没有机遇,或许只会做一个内心充满怨恨但却无力为非作歹的普通人。
    只可惜,偏偏他获得了别人梦寐以求的机会,接触了常人所不能接触的存在。
    最开始,他是感激并崇拜着林一的。
    然而随着接触的次数越多,陆星瀚逐渐发现,林一对于自己给出去的东西并不十分在意。
    相比较之下,林一更在意的,是与人类签订的“契约”。
    也就是说,与其说林一非常需要人类的祭品,不如说她是一个“较真”的主神。
    她根本不在意祭品的多少,只在意人类承诺了给她多少。
    而第一次接触神明的人,又怎么敢在祈求恩赐的时候承诺太少的祭品呢?
    当初高层的那群傻子不懂和林一交流,只以为林一锱铢必较,却不知道人类的东西对于林一来说,根本就是没什么价值的。
    她只是对那些弱小的生物感到好奇,才会答应人类的请求。
    陆星瀚是最早看出这一点的人。
    他的内心敏感多疑,强烈的自尊心下,隐藏着的是极度的自卑。
    陆星瀚可以接受林一因为他们四人的独特,而赠予礼物,却无法接受对方随手把不在意的东西施舍给自己。
    哪怕林一并无此意,在陆星瀚眼里,自己得到的东西,依旧是一种施舍。
    从那时起,他的心里就埋下了一根刺。
    这根刺吸收着他内心的阴暗,逐渐长成了一个吃人的陷阱。
    最先陷入陷阱的人就是他自己。
    他再也不会思考别人的好需要怎样报答,只会考虑别人为什么不给他更多,为什么不将他当做最受重视的人。
    林一对原奕的另眼相待,让陆星瀚觉得格外不公平。
    而恰好他和原博都受够了高层的监视与约束,四人中的最后一个偏偏又是没什么主意的人。
    暗算林一的计划,就像毒液浇灌出的花朵一样,在几人的心中肆意绽放。
    为什么要感恩呢?反正她天生就拥有那么多东西,早就享受了许多年了,哪怕立刻就死,也活够本了。
    凭什么别人就要生活在水深火热里,仰望着她呢?
    陆星瀚心里的怨毒不断翻涌着,理智上却知道自己应该把注意力都放在林一的手上。
    这时,段盈盈的眼睛闪烁了一下,说道:“她告诉我,怎么送出去,就怎么拿回来。”
    实际上,原奕告诉段盈盈的话,也不过是遥远的从前,林一告诉过她的。
    “她果然告诉你了。”陆星瀚看着段盈盈张张合合的嘴巴,语气不善地说道:“可惜你拿不回去。”
    说到这,他用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姿态,挑衅地看向林一,“你的记忆应该没有完全恢复吧?否则你不会醒的那么早。不过我也要告诉你,如果你不恢复全部记忆,你就永远拿不回你给出去的东西。我死了不要紧,原博和罗雨却会藏在时间和空间交错的缝隙里,让你永远也没办法报仇。”
    陆星瀚明白林一没那么不在意给出去的东西,但主神的威严不容冒犯。
    她是一定要拿回他们三人身上的能力,除此之外,他们的下场会有多惨,陆星瀚不愿意想想。
    三人当初做得太绝,陆星瀚当然也不奢望通过求饶来让林一放过他。
    反而是抓住林一的心理,让她左右为难,他才有机会逃过一劫。
    【记忆本身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明白你自己是谁。】
    林一眼前的文字越来越淡,最终消失不见。
    正如数据化异能自己所说的那样,它是主神的备忘录。
    当主神想起备忘录里所有东西的时候,就是它消失的时候。
    然而对于林一来说,数据化异能并没有消失,而是和她彻底融为了一体。
    她缓缓松开了钳制陆星瀚的手。
    正当段盈盈想询问什么的时候,周围的场景突然一变。
    正在作战的提亚星人、穆天英、阿福、何不言等人,以及藏身于空间气泡里的原博、罗雨,都像围绕着恒星的行星一样,被强行拉扯到了林一周围。
    提亚星人看着林一在宇宙中来去自如的样子,终于下定了决心。
    控制着大当量武器的装置被悄无声息地启动了。
    一股恐怖的波动从宇宙中的某个节点散开,向着水蓝星的方向扩散而去。
    陆星瀚心里暗骂蠢货,一时后悔没有告诉那些军官真相,一时又有些期待林一的反应。
    既然林一已经有了人类的感情,那么对她来说,整个水蓝星的生灵因为她而灭绝,想必会让她很痛苦。
    不过下一秒,他恶意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林一的手上,正捏着那枚武器的弹头。
    足以毁掉一颗行星的武器,在林一的手里,就像儿童玩具枪里的bb弹一样,毫无威胁。
    “那个什么星,你该不会以为,你见识过我的真正实力吧?”林一的食指和拇指捏住弹头,将之捏成了一个薄片。
    对于不知感恩的人,倒也不必有什么尊重。
    林一偏偏要在这种人的雷区上跳踢踏舞。
    “放弃,撤!”原博冷漠地扫过那些提亚星士兵的脸,彻底隐没了身影。
    与空间气泡不同,时空交错的裂隙虽然混乱又危险,但却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所有人都很难从里面精准找到其他人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