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赢了

    叁个多月不见,杜沐瘦了不少。去年那件风衣,穿在他身上,显得空荡荡的,他就像个风中飘落的一片落叶。
    “你是谁,你管我。”
    苏子纨不服,那只烟被拿走,他就又从烟盒里拿出另一根。
    和刚才一样,他的烟刚放进嘴里,就被杜沐抽走,苏子纨抬眼瞧了他一眼,又拿出一根,又被杜沐拿走。
    杜沐就像是被设置了检测香烟程序的机器人,苏子纨拿出一根,他就拿走一根,不厌其烦。
    直到最后一根烟被拿走,苏子纨再也忍不了了。他把空烟盒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姓杜的,你有病是不是?”
    “不许抽烟。”杜沐没被他恶劣的态度影响,语气冷静。
    苏子纨看着他这副样子就烦,他站起来狠狠地在被揉成一团的烟盒上踩了一脚。
    “你算老几,你管我?”
    苏子纨说完这句话就想走,可胳膊被杜沐扯住,他想走也走不了。
    “我们家就我一个,所以我应该算排行老大。”杜沐一本正经地回答,“你身体不好,不要总生气,生气也会胃疼。”
    苏子纨想甩开杜沐的手,可他握得太用力,苏子纨把胳膊快抡掉了也没甩开。
    “你这算什么?”苏子纨甩不开他的手,干脆放弃,“猫哭耗子假慈悲?还是杜老师打算继续做普度众生的神仙,把你那取之无尽,用之不竭的爱心施舍给我。陪我做手术,带我回家过年,这些还不够,你不是打算后半辈子都搭我身上吧?”
    杜沐听到最后这句话,就知道那天他妈的话被苏子纨听去了。
    杜妈妈对杜沐带苏子纨回家过年有很大意见,在看到他们之间的亲密行为后更加反感苏子纨,她那天就是这样警告杜沐的。
    “你难道打算把后半辈子都搭在他身上么?”
    苏子纨没听到杜沐的回答,但杜妈妈之前的那些话已经足够使他清醒了。他以为杜沐对他的好是因为喜欢,可实际上,杜沐只是可怜他而已。
    苏子纨想,就把这段时间当成一段梦,梦醒了他也应该离开了。苏子纨曾经那么坚持是因为他相信,杜沐对自己也怀有同样的感情,只是杜沐没有勇气承认。但只要他坚持留在原地,杜沐总有一天会明白,会对他的爱作出回应,而那一天就是他高举胜利火把的时刻。
    但经历过生死之后的苏子纨,不再这样想了。
    当苏子纨听到杜沐承认,照顾他是因为可怜他时,苏子纨就明白了,他是时候放手,所以他离开了。
    苏子纨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
    “杜沐,我输了,我以为我总能等到你开窍的那一天,但我错了。该开窍的人不是你,是我才对。我保证不会再打扰你,你想交几个女朋友我都不会再管,不会再去学校听你的课。不会再打乱你的生活。你放心,我说到做到。”
    苏子纨说完这些话,感到自己胳膊上的手没有松开,反而越来越紧。
    “苏子纨。”杜沐开口。
    “既然偷听,为什么不偷听完整个对话。”杜沐用力一扯,把人拉到自己跟前,面对面地说,“你只听到我说可怜你,你为什么没听到我说,我想把后半辈子都交给你?”
    “不,我不想把后半辈子都搭在你身上,我是想把我后半辈子都交给你。”
    杜沐向他重复自己那天对母亲说过的话。
    他松开自己桎梏着苏子纨胳膊的手,双手捧住他因为惊讶而僵住的脸。
    “苏子纨,恭喜你,你赢了。”
    苏子纨感觉杜沐的气息扑在脸上,花瓣落在自己的唇上。
    是春天来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