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了

    除去在睡梦中被带回的那晚,徐良期意识到,今晚是属于叁个人的第一夜。
    叁个人之中,宋之问年龄最大,他自觉担当起“家长”的角色。吃完晚饭,徐良期自告奋勇地提出刷完,可宋之问却不让。
    “你好好歇着。”
    宋之问按住徐良期跃跃欲试的肩膀,笑着进了厨房。
    徐良期看着宋之问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在笑什么?刷碗会让人开心么?
    徐良期记起自己为数不多几次的刷碗经历,狐疑地把头转向一旁坐着的何逊。
    “你不去刷碗么?”
    “不去。”
    何逊连犹豫都没犹豫,直接拒绝道。
    “宋之问做饭,宋之问刷碗,这不太公平吧。”徐良期撇撇嘴,又往厨房探头。
    她关心宋之问的表情,惹得何逊一阵不爽。
    他伸出手按在徐良期的头顶,把她的头转了回来。
    “管好你自己,没见过兔子担心狼的。”
    “兔子担心狼?谁是兔子,谁是狼?”徐良期不解,可何逊也不肯回答她,他的眼睛盯着屏幕的篮球赛不放。
    徐良期不明白,何逊心里却清楚宋之问在打什么算盘。他们是商量好,在分享徐良期这件事上要秉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可这个原则说到底也没有具体的条款,还不是完全看徐良期自己喜好。
    他又是做饭,又是刷碗,不停地献殷勤,惹得徐良期觉得过意不去,做选择时自然要偏向他。
    宋之问这个人,心机重的很。
    何逊扭头看看重新转过头去的徐良期,拿起遥控器“啪”得一下关上了电视。
    “你不看了?”
    徐良期听到声响,一回头就迎上何逊凑近的脸。他招呼也不打一声,捧住她的脸就吻了上来。
    这个吻比起之前的那个吻,颇有几分如狼似虎的意思,徐良期被何逊的热情逼的节节后退,没一会,就软在了他的怀里,任其摆布。
    小别胜新婚,对方又是年轻体旺的何逊。徐良期沉迷在手下坚硬的手感中,一时间忘却了还在厨房里忙活的宋之问。
    徐良期和何逊两人,旁若无人地就在客厅里点燃了干柴,一触即发的欲望再也收不回来。
    等宋之问刷完碗,从厨房出来,徐良期的上身已经被何逊脱了个精光。何逊正俯身在她的胸前,握着一只乳房咂得津津有味。
    这个场面,宋之问第一次见,但冲击并未像他预料的那般激烈。从他和何逊和解的那晚起,他心里就做好了准备。
    宋之问没有打断何逊,他去酒柜挑了一瓶上好的红酒,倒了一杯,端着走进了客厅。
    他走近沙发,在徐良期的身后坐下。
    衬衫扣子早就被他解开,徐良期向后一靠,就感受到他坚实的肌肉。
    “喝一口。”
    宋之问贴在徐良期的背后,把酒杯递到她嘴边。徐良期张开嘴,听话的喝了一大口。柔滑的红酒顺着她的喉咙流进胃里,她感到小腹热了起来。洒出来的红酒顺着她的下巴滴到她的胸口,被何逊直接卷紧唇舌间。
    “唔~”
    徐良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宋之问垂眼就能看到何逊埋在徐良期双乳间的头颅,他放下酒杯,一只手扭过她的下巴,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徐良期右乳被何逊占着,他就像个婴儿贪婪地榨取徐良期身体里的热情。而她的左乳,被宋之问握在手中,大力揉成了各种形状。
    何逊咂胸的声音,对宋之问来说是异样的刺激。他把手松开,沿着徐良期的腰往下滑,探进了她的牛仔裤里。
    “嗯~”
    他的手指找到秘密花园的入口,陷进了湿地中。
    乱了,全乱了。
    徐良期看着头顶的不停旋转的天花板,心里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