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哈迪斯和雅典娜捡了个Omega

    哈迪斯和雅典娜出任务时救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个被涂抹了黑色颜料的人,这人身上臭的很,脸也看不清是什么样子的,一头的凌乱短发,穿着浑身都是破洞的衣服。
    半年前,暗影总部发现了一个黑市倒卖人口的可疑组织,因为这些人藏的比较深,所以这次任务是由哈迪斯和雅典娜两人亲自去执行的,他们在黑市蹲守了五个月才摸清了整个组织的来龙去脉。
    这个被称作蛇王的组织,打着婚配高端Alpha的幌子,骗了不少想要嫁入豪门的平民Omega和Beta,而这些被骗来的人,都会在黑市的交易市场进行拍卖,到最后就是人财两空,甚至有的Omega和Beta还丢了性命。
    摸清了整个交易链后,雅典娜卖了二爹爹威尔一个消息,有威尔他们的机甲部队配合着收网,一个月的时间就把整个蛇王组织连根拔起了,还揪出了几个背后的高官,两人站在蛇王组织的门前,看着警卫队抓走一个个犯人,并且解救着里面还幸存的Omega和Beta,雅典娜跟哈迪斯面前炫耀“哥,刚那个老大是我打残了你才抓到的。”
    “是,都是你的功劳。”雅典娜这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跟他和父亲的沉稳一点都不像,倒是像极了二爹,可他们做过基因检测,两人无疑都是父亲克劳德的孩子,也不知道生她的时候,是出了什么差错。
    雅典娜用手肘怼了怼哈迪斯“哥,看见没,咱可救出了不少Omega和Beta,我现在在外面都快成了万千Omega心中的守护神了,前几天母亲还说让咱俩去相亲呢,你有喜欢的Omega吗?”
    哈迪斯看了看妹妹,说了句“我有没有喜欢的,你不知道吗?”确实是这样的,两个人出生以来就有共感,随着年龄的增长,共感就会越来越强,跟家里的五爹和六爹一样,雅典娜和哈迪斯之间几乎没有秘密,雅典娜连他哥有没有手淫过,都知道,他哥真是随了父亲的冷淡性子,父亲也只有对母亲的时候才会热情似火。
    两个人正在谈话的时候,一阵轻飘飘的声音,传到了二人的耳中“救,救,救救我。”那声音及其微弱,要不是两人五感极好,恐怕就会错过了这声音,两人寻着声音,迅速来到了一个书房,声音是从一个书架后面传出来的。
    雅典娜双手用力,两拳就打穿了面前的书架,从缺口处能看出来,这后面还有个密室,两人合力弄开了整个书架,后面竟然是一个二十几平米的石室,空气流通让二人微微皱眉,这里气味异常刺鼻还散发着阵阵腐臭味,地上横七竖八躺了几个人。
    二人检查后,这里一共五个人有叁个已经死去,其中一个还高度腐烂,  只有两个人还活着,但是都已经奄奄一息了,两人准备抱起那两个还活着的人,当雅典娜想要抱起面前的人的时候,那人抬起了一张漆黑的脸,断断续续发出微弱的求救声“救,救我。”吓的雅典娜手一哆嗦“我靠,什么东西?”
    在雅典娜惊呼的时候,被救起的人就看到眼前那双明亮美丽的双眼,他被这双眼睛吸引了,雅典娜抱起地上的人,他被这人为Alpha抱在怀里,她身上是好闻的馨香,怀里的人记住了这味道。
    随后两人也没再犹豫,奔跑了出来,把还活着的两人送到了救护车上,雅典娜还在一边抱怨“我靠,臭死了,我要回去洗个澡了,你在这看着吧,有事打我光脑。”
    哈迪斯微一点头,就看雅典娜早已跑远。
    十五天后军部的通知就来了,在此次任务中共抓获罪犯叁十六人,其中五人为蛇王内部组织者,解救人质十九人,其中轻伤八人,重伤五人,不治身亡二人,其余人员还在医院接受医学观察。本次任务中哈迪斯和雅典娜表现突出特此升级军衔一级,以示奖励,可是乐坏了雅典娜,急着跟母亲欧蓓菈炫耀,欧蓓菈拍拍女儿的脑袋说了句“升军衔对我来说没用,生孩子才有用。”
    雅典娜气呼“母亲,你真是的,我还没有喜欢的omega。”随后没多久就打脸了,某天塞巴斯蒂亚回到家中,找到了哈迪斯和雅典娜说“你们之前出任务时,救起的一位omega想当面感谢一下你们,你们知道规矩,帝国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拒绝omega的请求,但是我不知道你们谁救了他,你们两人明天都去一趟医院吧。”
    雅典娜本来还不愿意去的,她觉得除了自己家里的几位Omega,其他那些omega都娇气的要命,让她和那种人相处,还不如杀了她,只不过碍于大爹下命令了,只能委屈扒拉的跟在哥哥后面,去了医院。
    两人今天都穿了正装,即使不愿意来,也不能丢脸,两个人有些相似的面容,一刚一柔,穿着得体的军装,直看的医院里的Beta惊呼“啊,哈迪斯和雅典娜上尉太帅了,好想变成omega,成为他们omega一定很幸福。”雅典娜露出浅浅的笑容跟遇到的Beta打着招呼,而哈迪斯则一脸头疼的看着得瑟的妹妹,心里想的则是,母亲生她的时候一定是出了什么基因问题,这招桃花的样子又像极了四爹。
    直到被领到一个病房前,那些莺莺燕燕才停住了脚步。
    推开房门,洁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娇弱的美人,看到有人进来,拉起被子,遮挡住了害羞的脸,两人观察着床上的美人,雌雄莫辨的脸上香腮若雪,肤若凝脂,一双如小鹿般的眼睛湿漉漉的惹人疼爱,就是美人的头发很短还有些枯黄,想来应该是这些日子营养不良造成的。
    美人看到来人打量着自己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句完整的话,哈迪斯缓解着尴尬“听说你要见我们?”那美人瞬间坐起,又因为手上有仪器,被仪器的线又拉坐回床上,美人开口,一阵好听的声线飘了出来“那个,那个,对,我想感谢你们救了我,我没什么可回报的,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做的,我愿意……”哈迪斯打断了他的话“没什么需要您回报的,拯救帝国的公民是我们应该负起的责任,您不必有心里负担。”
    “可是我………”美人又要开口说,却又被雅典娜打断“行了,还有事吗?”显然两人没打算给床上美人再说话的权利,两人转身欲走,又听到美人说“我我叫白芒,感谢您救了我,雅典娜上尉。”雅典娜回过头,使劲回忆着自己什么时候救了她,她记忆力很好,却不记得自己救过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Omega,开口就是老直女了“我啥时候救过你,我咋不记得。”
    “那个就是您抱我出的那间石室。”说完脸色爆红的又躲在了被子里。
    雅典娜身体一阵哆嗦“你就是那个黑不拉啊~不是,一身黑的那个人?”美人点了点头,雅典娜震惊,天呐,这反差确实有点大,谁能想到之前黑不拉几的人,现在能这样白嫩嫩的。哈迪斯轻咳出声“该走了。”雅典娜也没想太多就说“改日再来看你。”
    美人重重的点头,娇俏的说了一句“我等您,雅典娜上尉。”也不知是这美人迷了人的眼,还是那句软糯糯的上尉叫的人心痒,雅典娜鬼使神差的第二日又来了,还带了许多补品,雅典娜发现白芒并不想她想象中的那些Omega一样娇气的很,反而白芒的懂事乖巧让她心中隐隐的惊叹。
    从前不是没有Omega跟他们兄妹二人示好,但很多都是带有目的性的,那双眼睛里充满了势在必得,而眼前的白芒却不一样,看着她时那眼睛里即单纯又洁净,白芒跟雅典娜诉说着之前的经历,他们都是因为太不听话了,才被关在石室里的,白芒是被人掳去的,他倔犟的性子宁可死也不想成为那些人的玩物,在快被饿死的时候,是眼前这个Alpha如天神般拯救了他,也搅乱了他的心。
    白芒身体还虚弱着,他想起来上个厕所,雅典娜一开始还说要扶他去,但是他不好意思的拒绝了,怎么能让Alpha看到那么丢脸的事,他慢慢扶着墙壁缓慢的移向厕所,但是到门口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了,脑子一片眩晕,险些就要摔倒在地上,还是雅典娜眼疾手快的抱住了他,随后就听她说“怎么那么倔犟呢,不要你这么逞强的。”
    雅典娜随后打横抱起他走入了厕所,这里的病房有一间独立的卫生间,小Omega身上的百合香气窜入了她的鼻腔,淡淡的勾引着她,她坏心思的想要逗逗他“是站着尿,还是坐着尿。”白芒的脸又悄悄的爬满了红晕,雅典娜上尉怎么这样,不过还是开口说了一句“站,站着。”
    雅典娜扶好他站在了马桶边上,白芒看了看身后扶着他的雅典娜“上,上尉,您出去吧,我可以的。”“真的可以?”“真,真的可以。”随后雅典娜放开了白芒,也不知道是白芒靠着雅典娜太久了还是她身上的信息素太让人贪恋了,雅典娜刚放开手,他就差点又腿软的栽倒。“不是说可以吗?你还真是嘴硬。”
    随后雅典娜只能又扶好他看着他说“尿吧。”白芒哪里尿的出来,上尉手指温润的触感正通过皮肤传递到他身上,还有她身上好闻的冷香太令人沉醉了,他看了看身后的雅典娜,发现她瞥过头没有看他,于是他就掏出了下身的小小鸟,准备一泻千里,没错他是一个男Omega,有着一个小小鸟。
    雅典娜等了半天都没听见该来的水意,又看向了他“怎么了?”白芒能说他紧张吗?被雅典娜上尉这样看着他实在是尿不出来“我我我还是等下再来吧。”雅典娜看向他的身下,那只小小鸟儿透着可爱的粉色,只让人想放在手里把玩,雅典娜这样想着,也确实这样做了,她的身高比身前的白芒高出整整一个头,抱起他就像抱起小孩一样轻松,她一用力就把白芒像小孩把尿般的抱起,白芒的双腿由于裤子还在脚下绊着让他的双腿不能打开的太大,而这样的姿势正好让他的小鸟更贴近身后的雅典娜。
    雅典娜支起一条腿踩在马桶上,随后把白芒抱坐在自己的腿上,她一手揽着白芒的腰身,一手对着他身下的小小鸟摸了上去“怎么了?要不要我帮你。”白芒没想到雅典娜对着他这样的孟浪,他本就心悦于她,听到帮的时候,更使自己浑身紧张,那只在她手中的小白芒,微微翘起了头
    “啊,别,别摸。”
    雅典娜在他耳边呼气“别摸哪里?嗯?”
    “就,就是,这里!啊~”雅典娜在他轻吟出声的时候,对着那娇嫩的部位轻轻揉捏起来,白芒嗅着她发间好闻的香气,迷乱的有些失神,身下的感觉越来越敏感,整个小小鸟已经挺立着勃起了,雅典娜失笑“你真可爱。”白芒轻声哼哼,自己的身子好敏感,略带薄茧的大手弄的他好舒服。
    膀胱中本就有着尿意,而自己的下身还被喜欢的人攥在手里,他感觉就要出来了“别,别弄了,要尿了。”雅典娜这时候却没怎么怜惜他,说了句“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随后加快了手中的动作,白芒把头埋进她的颈间,口中哼哼唧唧的“要,要到了,要到了。”随后感觉尾椎升起一阵痒意,然后就尖叫了起来,啊~~~~
    一阵阵淡黄色的液体喷涌而出,弄脏了马桶,也弄脏了雅典娜的手,白芒喘着粗气趴在雅典娜的肩膀上,他脸色绯红,娇艳欲滴的红唇引得人犯罪,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眼泪却夺眶而出,口中还在呢喃着“对对不起我弄脏了您。”
    雅典娜看见自己惹哭了怀里的可人儿,她单手抱起他,移动到盥洗池边,清理着两人身上的狼藉,冰凉的水意浇灭了白芒泛起的春潮,他瞬间回神,委屈吧啦的对着雅典娜哭出声“对不起,对不起,我弄脏了您的衣服,我给您洗。”
    雅典娜有些烦躁,她不喜欢小家伙对她说对不起这叁个字,随后她扳正了白芒的脸,没有预警的就吻住了那张小嘴,白芒有片刻的呆愣,没一会就溺在了雅典娜的攻势里,两个人都是初次的接吻,没有什么经验,直吻的气喘吁吁才分开了彼此。
    雅典娜眼里泛着情欲,哑着嗓子开口“别说对不起,我不喜欢听。”白芒此时有点呆傻,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两人就又亲在了一起,哈迪斯还在办公室坐着就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烦闷,他起身倒了好几杯凉水,身体里的烦躁都没有降下去,自己在这里呆着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烦躁,看来只能是雅典娜在做什么了,他知道今天雅典娜去看那个小Omega了,难道说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哈迪斯也没管那么多,跳出窗外骑上摩托就去往了医院,想到妹妹那性子,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洗手间的二人还吻的难舍难分,雅典娜已经掏出了身下的巨大,她把两根肉棒都攥在手里,一下下撸动着手中的昂扬,白芒迷乱的摇头,只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痛快,随着快感的堆积,两人都叫出了声,一个高亢,一个低沉,手中的两根肉棒相互摩擦,相互纠缠,只弄的二人都舒爽不已“饶饶了我吧。”白芒渴求着,雅典娜更加快速的撸动手臂,没一会两人都达到了高潮,射出了白色的浓浆。
    哈迪斯进来的时候就闻到了浓重的百合花香气,难道是有人发情了?他在屋内遍寻不到人,听到洗手间隐隐传来声响,想都没想的一下就把们踹开了,那门应声而倒,直吓坏了洗手间的二人。
    当他看到雅典娜正压在白芒的身上,而那小人儿满脸泪痕,差点就要翻白眼晕过去了,他瞬时暴怒,直接拽起了雅典娜扔到了墙上,妹妹可真行,如果Omega真的发情了,妹妹却强奸了他,这是妥妥的要上军事法庭的。
    他一脚踹在了雅典娜的肚子上,看着她和白芒的下身都裸露在外,上面还沾染着白色的液体,他恨铁不成钢,完了,妹妹肯定要上军事法庭了。随后他脱下外套批在了白芒的身上,抱起他走出了洗手间。
    雅典娜一阵憋屈,站起来,边系着裤子,边对着哈迪斯喊“你有病吧?”
    “咱俩谁有病?看看你干的好事。”
    “我怎么了?我情难自已的跟自己的Omega亲热要你管??”
    “放屁!什么你的Omega。你俩才认识几天。”
    白芒脑子有点转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不过还是软糯糯的开口说“哈迪斯上尉您误会了,我是自愿的。”
    “白芒别怕,我替你做主,告诉我,她是不是强迫你了。”
    白芒赶快解释“没,没有,我是真心的。”
    哈迪斯继续追问“没关系,告诉我实话,如果她真的欺负你了,我一定送她上军事法庭。”
    雅典娜看着哥哥大义灭亲的样子,真是一阵气恼“白芒说了,他是自愿的,你听没听到。”
    “你闭嘴。”哈迪斯只能极尽温柔的继续询问着白芒“她真没强迫你。”
    白芒摇了摇头,随后垂下眼帘,说“我知道自己可能配不上雅典娜上尉,不过我是真心喜欢雅典娜上尉的,从她救了我开始。”
    哈迪斯此时才终于明白了,自己才是那个棒打鸳鸯的坏人,他尴尬的站起身,轻咳了几声,说了句“好好休息。”转头走了出去,徒留屋内的两人面面相觑。
    叁个月后白芒终于出院了,  这段时间被雅典娜养的白白胖胖的,样子比从前还要诱人,雅典娜动不动就要吃会豆腐,她已经等不及的想要把这个小人儿娶回家了,随后她带白芒见了家里的父母,欧蓓菈真是又被刷新了叁观,女儿找了一个男Omega,也是个有小鸡鸡的Omega,啊~今天的风,格外的萧瑟呢。
    因为白芒是一个平民的身份的孤儿,所以改了户籍住到了弗雷,一个月后欧蓓菈给雅典娜和白芒置办了一处房产,催促着他们尽快完婚,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哈迪斯也说要跟他们一起成婚,不然就终身不娶。
    因为有波拉克丝和卡斯托的共感先例在,所以欧蓓菈也能接受他们这种存在的感情,如果真的拆散了哈迪斯和白芒,那他们也到成了罪人了,随后家里为他们举办了婚礼,白芒虽然对哈迪斯不是特别熟悉,好在哈迪斯跟雅典娜的长相有七分相似,让他接受起来更容易些,而且即使自己的基因锁不够优秀,也不用担心标记时候的问题,毕竟他们是流着同样血脉的双胞胎。
    首发:sんiLiцsんцщц.coм(shiliushu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