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

    了,你去检查一下合不合格,不过关就让他滚蛋。”
    “好!”
    沈如归开车过来的路上,想的是到了先把臭小子揍一顿,叫别的男人爸,不是找揍是什么,可当他看着眉眼和慕瓷有五分相像的小孩儿哒哒哒跑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忽然失去了语言能力。
    “你是保护妈妈的英雄吗?”
    “……”
    “你会变身吗?”
    “……”
    “我妈妈会武功,你如果不厉害会被揍的哦。”
    “……”
    方方负责稳住粉丝们,慕瓷身上穿得还是旗袍,只裹了一件羽绒服,太冷,要去把衣服换了,可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沈烬。
    “陆导……”
    “在侧门,”陆川说完就走了
    慕瓷绕到侧门,远远就看到沈烬蹲在地上玩儿雪。
    感冒了还玩儿雪,这非得揍一顿不可!
    慕瓷小跑两步,呼吸一滞,整个人忽然僵住,一眨不眨盯住一处。
    白雪纷纷,世界一片银白,路灯下,站着她的意中人。
    恍若幻境。
    他肩头落了雪,瘦了,五官轮廓更立体
    ,头发剪得很短,金丝边眼镜换了一幅新的,但还是只穿一身黑,周身笼罩着一圈模糊的光晕。
    手里一束火红的玫瑰,笑着朝她张开双臂。
    “sha青快乐,我的公主。”
    068.沈如归,抱抱我。(2000)
    这五年间,慕瓷只去过监狱五次,每次都只是在车里坐一个小时,隔着一层一层灰色高墙,里面锁着她的沈如归。
    她悄悄地去,悄悄地走。
    五年啊,五年太久了,可她没有一个晚上梦到过沈如归。
    所以这不是梦。
    五年,还差四天,沈如归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慕瓷面前,穿着五年前《长相思》杀青那天他来剧组接她的衣服。
    “沈如归。”
    她不要再等他走过来,她要走向他。
    裹着的厚重羽绒服掉到雪地上,露出一件蓝底白纹的旗袍,雪花落在她身上,像开出了花。
    慕瓷抱住男人的腰,整个人融进他怀里,呼吸哽咽沙哑,“好冷啊,你抱抱我。”
    半个小时前,被火烧到,手背起了好几个大水泡都没有说一句‘疼’的慕瓷,因为一个拥抱哭红了眼。
    她太瘦了,能完全被沈如归的大衣包裹住,那束玫瑰花掉在地上,沈如归撑了把伞,挡住呆愣在几米远外那群目瞪口呆的粉丝。
    沈如归背靠着车门,单手搂住慕瓷,低头在她耳边用一种很犯规的神仙嗓音叫她老婆。
    “老婆,给我亲一下行不行?”
    慕瓷摇头,把眼泪蹭在男人衣服胸口。
    后腰被不轻不重地捏了捏,绵密亲吻落在耳后,炙热的呼吸吹进她耳蜗,很痒。
    “我很乖,没有抽烟。”
    “那也不行,会教坏小孩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两人之间的沈烬坐在沈如归脚上,仰着头,他虽然用手捂住了脸,但眼睛露在外面,咯咯咯地笑。
    算了,不差这一会儿。
    沈如归把儿子抱起来,拍掉他手上的雪球,单手抱娃的动作虽然很轻松但显然生疏。
    粉丝们蜂拥而至,慕瓷一个一个合影签名,可她们的眼睛都黏在了沈如归身上。
    她们的女神公开承认已婚的时候也才二十二岁,丈夫不是前男友顾泽,当时全网都陷入一种‘女神到底嫁给谁了’的迷惑当中。
    果然,能拥有仙女的男人连一个背影都帅到爆炸!
    “可以帮我们拍一张吗?”
    “……啊?哦!可以可以,我来拍!”
    慕瓷说完谢谢就跑回到沈如归身边,轻轻靠在他肩头,和他十指相扣。
    沈如归低头看她,拿着相机的小粉丝按下快门。
    ‘咔嚓’一声,定格。
    十分钟后。
    摘了沈如归的眼镜当玩具玩儿的沈烬被丢到陆川怀里。
    “兄弟一场,可怜你年近四十还没个一儿半女的,先借你玩玩,后天给我送回来。”
    陆川,“……”
    陆川开不开心沈烬不知道,反正他很不开心,他以为妈妈拍完戏他就可以和妈妈住在一起了。
    “为什么是后天?”
    苏夏笑得腰都直不起来,“小宝贝,你亲爹嫌你碍事呢,啧,真是冷漠,连亲儿子都嫌弃。”
    ————
    车里不行,酒店也不行。
    沈如归又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回到那栋他和慕瓷曾朝夕相处一起住过一年的别墅。
    贺昭提前让人打扫过了,楼上楼下都很干净,里里外外没有半个多余的人。
    慕瓷被沈如归从车上抱进客厅,从楼梯口就开始,衣服散了一地,她那件旗袍是剧组的,沈如归仅有的耐心用在把旗袍上的精致盘扣一颗一颗解开。
    “等等……洗澡!要先洗澡,”慕瓷偏过头喘气,红唇微肿潋滟,“我……我一下午都在火堆里来回跑,没洗,脏……”
    顶多就落了点灰,哪里脏,沈如归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对慕瓷的渴望。
    持续了五年的渴望,或者,更久。
    他等不了。
    “很香,”沈如归握住女人的手腕压在门后,轻咬她的唇角,唇舌顺着漂亮的天鹅颈往下吻,留下一片濡湿的吻痕。
    “哪儿脏,嗯?”
    他有心蛊惑,嗓音又哑又低,慕瓷完全招架不住,脑后发卡掉落,盘起的黑发海藻般散开,丝丝缕缕情丝缠绕。
    慕瓷还在想,沈如归是有洁癖的,他的手就摸到了后背解开了她内衣按扣,旗袍堆在脚边,内衣肩带松松垮垮挂在臂弯,一条腿被捞起来,男人身体逼近,隔着西装裤都能感觉到的炙热。
    几年前每逢做爱必被羞辱的两个小乳包,现在是沈如归一手握不住的丰盈。
    像是成熟了蜜桃,汁水饱满。
    沈如归吻遍慕瓷胸口每一寸皮肤,舌头一卷,含住乳尖,轻咬舔啃。
    太久太久,以至于慕瓷比初夜更敏感,她甚至能感觉到男人舌苔小颗粒摩擦乳尖带来的战栗。
    “嗯……”压不住的呻吟从喉咙里溢出,慕瓷脸红得仿佛能渗出血,双手推在男人肩头,衬衣被她抓出一圈凌乱褶皱。
    沈如归便停了下来,抬起头,手撑在门后,含笑看着慕瓷,也不说话。
    没有眼镜的遮挡,黑眸里的深邃炙热全都直白的在慕瓷眼前,浸着让人心惊肉跳的欲望,仿佛是要把她嚼碎了咽下去。
    “你……唔……”唇被堵住,被火苗燎了一下起了几颗水泡的那只手被他轻轻顶压在门后。
    沈如归就像是一头潜伏了许久的野兽,猛然一下发动攻击,一边深吻慕瓷,一边释放出在车上就已经硬了的性器,硕大龟头抵在慕瓷水淋淋的穴口,沉腰往里顶。
    “你怎么这么紧,”男人在耳边沙哑低笑,呼吸烫得慕瓷面红耳赤。
    不至于疼,只是她太久没做了,甬道紧致敏感,沈如归只插入了一小部分,那种熟悉又陌生的酥麻感刺激得她尾椎骨都是酸的,根本站不稳,几乎软在沈如归怀里,身子往下沉。
    “嘶……”沈如归险些丢脸,忍住射精的冲动,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慕瓷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