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

    见你,你得为我穿婚纱,领完证再去你爸坟前磕头,你磕三个,我磕九十七个。”
    ————
    新闻出来当天,恰好是情人节,苏夏和陆川都在。
    慕瓷这盏电灯泡亮得刺眼。
    电视机里,早间新闻记者播报:“今日凌晨四点二十七分,在顾政上将的带领下,百名缉毒警察在香港入境地区将老毒枭万元年抓捕归案,真是大快人心的好消息。”
    新闻被顶上热搜,万人请愿处以死刑,苏夏评论完,把手机丢到一旁,快意潇洒笑骂万元年死了活该。
    慕瓷也笑,笑着笑着,眼泪模糊了视线。
    沈如归这个男人真是坏透了。
    傍晚,焉洐找上门。
    他大概几天都没怎么休息,眼底疲倦很明显。
    “沈如归来警局自首了,不是为万元年,我想,是为你。”
    沈如归别墅里那间秘密书房,他们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把房门打开。
    躲在保险柜里的并不是他们以为的重要情报或不可告人的机密,而是……慕瓷的照片和文字记录,从十几岁的学生时代,到她一路摸爬滚打进入娱乐圈。
    “小瓷,我大概能理解你为什么会爱他了。”
    人人都畏惧沈如归,可畏惧背后,是鄙夷和不屑,他这样的人,不配被爱。
    慕瓷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过了很长时间,轻声问,“……多久?”
    “他手上没有人命,顾泽醒了,顾家也表示不干涉,很多事时间太久了也查不出来,而且他是主动自首,陆川请到了国内最好的律师,最多十年,不过案子才刚开始审,变数很大,三年五年也有可能。”
    慕瓷点了点头。
    还好,还好。
    过了十分钟,又有人在外面敲门,陆川不喜欢家里有外人,但苏夏喜欢热闹,焉洐还被她留下来吃晚饭。
    是快递员,捧了一盆花。
    对,一盆。
    “请问,是慕瓷慕小姐吗?”
    “我不是慕瓷小姐哦,”苏夏回头叫慕瓷,“慕慕,找你的。”
    “慕小姐,情人节快乐,这是您的花,麻烦签收一下。”
    这盆玫瑰花,有个美丽的名字:朱丽叶。
    方方在楼下等着,慕瓷自己抱着那盆玫瑰花,焉洐帮她提行李。
    苏夏送他们出门,故意大声叹气,“看看人家沈如归多浪漫,那盆花几千万呢,哎,有人连今天是情人节都不知道。”
    门一关,就被陆川冷着脸扔上了床。
    ———
    四月,二审结束,沈如归判刑五年。
    法院外,慕瓷在车里坐了一天,知道结果后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五月,《长相思》在国内影院上映,上映半个月挤进国产电影票房前三,再也没谁能说慕瓷是只靠绯闻红起来的三流野鸡。
    年底,慕瓷提名各大颁奖典礼新人奖,她整整休息了一年,粉丝们都在翘首以盼。
    又是一年冬天,陆川拒绝了所有颁奖晚会的邀请。
    陆川在厨房做晚饭,苏夏一边看直播一边逗小孩儿,指着电视机里上台领奖的慕瓷感叹,“小孩儿,看你妈妈多漂亮哦。”
    哪儿像生过孩子的。
    “陆哥哥,监狱里有电视吗?”
    “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
    直播现场,主持人把慕瓷留下来采访,替广大粉丝们问起她一直戴着的戒指,最近几次活动她都戴着。
    同一枚,无名指,可疑,非常可疑!
    慕瓷说,是婚戒。
    主持人当场就愣了,她以为就算不是慕瓷也还是会说品牌商赞助,女明星有几百种拒绝八卦的说辞,结果竟然爆出一个巨大的瓜。
    “婚……婚戒?!”
    镜头切近,给慕瓷特写,弹幕都跟复制粘贴似的,慕瓷依然大大方方承认。
    “这是婚戒,我已婚。”
    城南监狱。
    所有囚犯都坐在大厅里看表演,焉洐看着角落的沈如归,想起了几分钟前慕瓷在镜头前说自己已婚那一幕,心底有一股说不清的情绪。
    焉洐从侧门出去,在外面抽烟。
    角落里,沈如归靠着椅背,左脚架在前面一个人的椅子上,摸了摸藏在囚衣袖口下的红丝带,眼底满是笑意。
    ————
    题外话:
    人间中毒沈如归,人间美好慕小瓷。
    啊啊啊啊啊啊这一段终于写完啦!谢谢陪我走过这段虐恋的仙女们,评论我都有看,每一个评论都是陪伴。
    甜一甜就能完结了,甜个两万字够吗够吗?有肉的那种哦~
    067.我的公主。(1300)
    十一月十七号。
    还有四天。
    慕瓷在日历上划掉‘17’后,把黑色签字笔放在一边。
    小团子悄悄凑过来,坐在慕瓷脚上,抱住她的腿,不让她走。
    小孩儿长大了,慕瓷已经有点抱不动他了,“你干嘛呀,妈妈要去工作。”
    “带上我可以吗?”
    沈烬像慕瓷,撒娇一把好手,他眼巴巴地望着你的时候,完全没法儿拒绝。
    “妈妈,我已经很想你了,带上我,我很乖,妈妈……”
    一口小奶音可怜死了,脑袋就在继续怀里蹭啊蹭的。
    方方这位老母亲看着心都化了,“要不……带上?你拍你的,他跟我在后台玩儿,反正最后一场戏,拍不了多久。”
    天气冷,外面还在下雪,沈烬有点感冒,所以格外粘人,剧组人多,也不安全,慕瓷本来不想带他去。
    “妈妈,妈妈……”
    “好了,”慕瓷无奈,“带你,走吧。”
    沈烬开心地跳起来,连平时不喜欢的鸭舌帽也乖乖戴上,下楼的时候抱紧慕瓷,小脸埋在慕瓷颈窝。
    方方用伞挡着,狗仔拍不到正脸。
    《长相思》之后,时隔五年,慕瓷再次和陆川合作,从大荧幕转向电视剧,陆川的第一部电视剧找了慕瓷,民国题材,已经拍了三个月,今天是慕瓷最后一场戏。
    沈烬在片场不调皮,趴在陆川腿上,有模有样地看着摄像机。
    慕瓷要补的是一个从火场里跑出来的镜头,火是真火,挺危险的。
    工作人员在做最后的检查,开拍前,陆川的手机震动声响起,他看了看来电显示,又看了一眼趴在他腿上玩雪团的沈烬。
    陆川按下接听键,却把手机拿着贴近沈烬。
    “小烬。”
    “嗯?”
    “你今天还没有叫我,小孩子要有礼貌。”
    “……可是妈妈不让叫。”
    “隔得远,你妈听不见,你叫我一声,给你糖吃。”
    沈烬眼巴巴地看着陆川手里那根棒棒糖,悄悄往慕瓷那边瞄,最终还是败给了糖。
    “爸爸。”
    “乖,吃吧,”陆川满意地摸摸小孩儿的脑袋。
    旁边的助理不小心看到冷漠陆导竟然在工作场合笑,顿觉毛骨悚然,也不知道电话那边是哪位大神。
    四个小时后,拍摄结束,慕瓷杀青,被等了半天的粉丝们团团围住,方方挤都挤不进去。
    烟雾呛鼻,陆川把沈烬带到外面。
    没过几分钟,一辆车开到影视基地门口。
    陆川轻轻捏着沈烬的脑袋,让他往车的方向看,“你妈的保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