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7

    一把锋利的刀架在他脖子上,寒光凛凛。
    “什么人?!”
    军大院,守卫重重,竟然能不声不响地藏在他的书房!
    “顾首长,好久不见,”沈如归按住顾政的肩,不紧不慢,“啧,老年人别这么冲动,沉稳点,我这刀可没长眼睛。”
    顾苍老的脸庞暴起一道道青筋,“你放肆!”
    “首长教训的是,但我畜生一个,没人性,放肆习惯了,别见怪啊,”沈如归笑了笑,“我能进来一次,就能进来第二次,割破你的喉咙跟杀鸡一样,血流干了,就死了。”
    刀尖划破皮肤,一道血痕触目惊心,顾政宰部队受过严格地训练,不惧这些,丝毫不见畏惧,只是怒气暴增。
    “知道首长不怕死,我也没打算把您怎么样,拿您练练手而已,我怕自己手生,让您那两岁的孙子遭罪。”
    “你敢!”顾政慌了。
    顾泽生死未卜,他两岁的孙子是顾家唯一的孩子。
    “我敢不敢,您心里不清楚么?”沈如归拿出一个存储器,打开电脑文件。
    顾政和二十岁小情人的性爱视频。
    沈如归把视频声音调到最大,书房里回荡着女人的浪叫。
    “啧,顾首长真是宝刀未老啊。”
    “让我看看还有什么,贪污受贿,买卖官职,嗯……不多,不太多。”
    但足够让顾家鸡犬不宁。
    上一个被拉出来杀鸡儆猴的例子,下场是枪毙,顾政比他严重多了。
    “顾首长,现在可以谈了吧。”
    沈如归关掉视频,刀依旧架在顾政脖子上,划破的伤口流出的血已经凝固。
    “做笔交易,别动慕瓷,把你手里那些东西毁干净,你想安度晚年,我给你立功的机会,万元年,够了么?”
    ————
    慕瓷站在陆川家门口,迈不动腿。
    “陆导,这……合适吗?会给你添麻烦……吧?”
    深更半夜,导演带女演员回私人住所。
    咦……
    陆川丢下一双拖鞋,淡声讽刺,“从你进组到杀青,哪天没给我惹麻烦?”
    慕瓷,“……”
    算了,还是别假客气了。
    慕瓷走进屋,看着那双女士拖鞋,拖鞋还是粉色的,哟,陆导有女朋友啊!
    导演界的标杆,在外人眼里是个不近女色的Gay。
    这么多年没有半点绯闻,也不怪大家乱想。
    粉色……嗯,不一定是给女朋友的,毕竟,男孩子也能喜欢粉色。
    慕瓷脑补了一篇狗血BL文,抬头就撞上陆狗的死亡凝视,略显尴尬。
    陆川这种绝对不会多管闲事的狗性格,如果不是沈如归的原因,她就算死在警局,陆川也不会管。
    可……好像屋里好像没有别人。
    “他呢?”慕瓷左右看了看。
    陆川面不改色:“死了。”
    慕瓷,“……”
    “三楼左边第二间,等医生给你检查完身体就洗洗睡吧,明天早点去收尸。”
    “……”
    ————
    题外话:
    沈爹:爱我怕了吗?
    (大概也许可能明天能写把这部分写完吧,等待柳暗花明,干干净净在一起。)
    066.戴了我的戒指,就是我老婆。(2700)
    陆川没那个闲功夫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慕瓷,但有人闲。
    那双粉色拖鞋的主人,苏夏。
    十足的妖艳小妖精。
    也不管有没有外人,她一进屋就开始脱,只留贴身内衣裤,脱完自己脱陆川,还是跳到陆川身上扒他衬衣领带的那种。
    慕瓷捧着水杯自觉地回房间,当个透明人。
    原来陆导喜欢这种类型。
    还好这公寓的隔音效果好,她不至于太尴尬。
    傍晚才消停。
    苏夏穿了成套的睡衣,外面一件薄薄的半透明罩衫,雪白肌肤吻痕潋滟,连脖子上都蔓延了一道道暧昧的事后痕迹,她就像是吸完男人阳气餍足的狐狸精。
    “我是不可能放你出门的,吃吧,陆川做的饭,这汤补身体,医生说你身体底子太差了,不好好养,孩子迟早要没,你大概没照过镜子,不知道自己脸色有多差。”
    慕瓷摸了摸脸颊,无声叹气,“谢谢。”
    什么都做不了的被动局面,很无力。
    网络上没有关于她的负面新闻顾家还没行动么,不太像他们的作风。
    “我叫你慕慕可以吗?”苏夏自来熟,吃了几口就开始八卦 “诶,你一个混娱乐圈的小演员,怎么跟沈如归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变态好上的?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太惨了。”
    慕瓷笑笑,“是啊,太惨了。”
    苏夏又给慕瓷盛了碗汤,支着手肘,啧啧感叹,“不过,沈如归虽然人不行,但那张脸真的绝了,又欲又冷,我以前也勾引过他,但没成,他把我扔池子里,我差点淹死,还在医院病床上就被陆川里里外外睡了个遍,老男人的醋劲儿真是要命。”
    慕瓷,“……”
    陆导,您也不容易。
    医生准时准点来给慕瓷输液,她妊娠反应太严重,吃什么吐什么。
    睡不着。
    怎么都睡不着。
    她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全是沈如归躺在地上血淋淋的画面。
    苏夏来的第一天就熬不住了,直接睡在客厅沙发。
    陆川深夜回来,抱她进卧室。
    “把鞋换了,把弄脏地板就舔干净再走,三楼左边第二间。”
    沈如归本来是要换鞋的,听完,把鞋又穿上了,在客厅多踩了几个脚印才上楼。
    三楼,沈如归轻轻推开房门。
    台灯开着,但床上没人,他以为苏夏没看住慕瓷,周身气场突然就变了,大步往外走,两秒钟后,忽然顿住。
    慕瓷就站在洗手间门口,平静地看着他。
    大概是觉得这个时间她应该睡着了。
    等她睡着了才来。
    “看见我手机了吗?”慕瓷先开口打破沉默。
    沈如归下意识地往沙发桌上看,又听见慕瓷说:“有变态深更半夜入室劫色,我报个警。”
    “我不是来劫色的。”
    “劫财吗?我没钱,我这个人比较值钱,你还是劫色比较划算沈如归你混蛋!你去哪儿了你?要走就走远点,还回来干什么?沈如归你混蛋,你混蛋!”
    沈如归笑着把慕瓷拥进怀里,随她捶打,等她骂完了没力气了才低头吻去她眼角的眼泪。
    “我是来求亲的。”
    来之前,他去了一趟城南墓园,在慕成阳墓碑前,磕了三个头。
    沈如归荒唐半生,从未跪过任何人。
    恍然如梦,指尖微凉,慕瓷木纳地低头,泪眼模糊中,她看到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
    很简单的款式,镶了一颗珍珠。
    “本来以为你睡着了,”沈如归握着慕瓷的手,指腹缓缓摩挲戒指边缘,眼底有笑,“醒着也一样,醒着也得乖乖给我戴上。”
    他半生污秽黑暗,将心里唯一一处干净的角落,留给了慕瓷,以为已经够了,活一天算一天。
    可人太贪心了。
    “我不认法,只认自己的理。”
    “慕瓷,你戴了我的戒指,就是我老婆。”
    “我如果死了你就改嫁,嫁有钱人,我如果能活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