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001.“操我,求你。”
    盛夏,夜幕。
    十几个黑衣男子分两排左右站着,形成了压迫感十足的包围圈。
    被围在中心的慕瓷跪在草地上,膝盖磨破,脸色苍白,紧紧抓着男人的裤腿,抓着最后的希冀。
    “顾泽,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
    “你喜欢我,为什么还能拿我做交换?”
    顾泽不敢看她,狠下心将她甩开,“慕瓷,对不起,笙儿如果再多在他手里待一天,会死的。”
    慕瓷怔怔的望着男人冷漠的侧脸,“那……我呢?”
    顾泽还是那三个字,“对不起。”
    “啧……”坐在高处的沈如归看得颇有兴致,甚至还鼓起了掌。
    他是这场交易的主导者,掌控生死,轻佻的目光始终都在慕瓷身上。
    那是看猎物的眼神。
    “看来,顾先生已经想好了。”
    顾泽捏紧拳头,五官冷冽,“把笙儿给我,慕瓷就是你的。”
    沈如归清楚的看到,女孩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点点荒芜,一滴眼泪从眼尾滑落。
    这么渣的男人也值得她哭?
    “爽快,”沈如归点了根烟,不紧不慢的踢了手下一脚,吩咐他,“去把顾小姐请出来。”
    “是。”
    娇滴滴的富家小姐真是半点委屈都受不了,梨花带雨的扑进顾泽怀里。
    顾笙饿了一天,情绪突然失控,直接晕倒了,顾泽焦急的抱着她离开。
    男人健硕的身影越行越远,最后,在慕瓷的视线里模糊成轮廓。
    沈如归走下台阶,站在慕瓷面前,彻底的、完全的挡住顾泽离开的方向。
    点燃的香烟还夹在指尖,他的手就那么直接的从女人裙摆摸进去,手指拨开内裤往里探。
    感受到的温热和湿润都让他很满意。
    沈如归捏住慕瓷的下颚,将指尖的透明液体抹在她嘴角。
    “湿了。”
    二十分钟前,慕瓷喝了顾泽拿给她的那杯果汁,果汁里有催情药。
    “是被我一个人操,还是被他们轮着上,自己选吧。”
    体内情潮翻涌,慕瓷几乎被逼得理智丧失。
    这种时候,她竟然还能生出一丝丝庆幸。
    至少,沈如归这张脸看得还算顺眼。
    慕瓷白皙纤细的手臂勾住男人的脖子,放纵情欲本能蹭着他的下体,媚眼如丝。
    “操我。”
    “求你。”
    沈如归勾唇低笑,“是个聪明的女孩。”
    他嘴角咬着半根香烟,慕瓷被他一把抱起,黑衣手下们很有眼色的全部转过身。
    沈如归没有当众表演的癖好。
    古堡式的别墅,足够宽敞。
    门一关,慕瓷就被沈如归扒了个干干净净,黑色内裤可怜兮兮的挂在她脚踝,淫靡色情。
    早已湿润的身体,不需要前戏,沈如归也没这个耐心。
    他等待了太久,太久。
    解开皮带,掏出勃起的性器,抵在女人潺潺流水的穴口,恶劣的摩擦、戳弄,就是不进去。
    在药性的催化下,慕瓷身体里越来越空虚,主动将挺翘的乳送到男人嘴边。
    沈如归也不客气,一手揉捏,另一只被他含在嘴里舔弄。
    “是处么?”
    “轻一点,我怕疼……啊!”
    粗硬的肉棒猛得插进来,那种撕裂的痛感让慕瓷小脸寡白,身体紧绷,发了狠一口咬在男人胸口,“混蛋!”
    她下面的小穴温热湿润,肉壁一缩一缩的,又柔软又紧致,沈如归爽得头皮发麻。
    “骂我?”沈如归轻笑,嗓音沙哑情欲浓盛。
    他捏着女人的腰,性器开始抽动。
    “这里可没人敢骂老子,你他妈不想活了?”
    (初来乍到,希望被仙女们多多宠爱。)
    002.她想起,沈如归是个多可怕的男人。 < 着迷(h)(阿司匹林)|PO18臉紅心跳来源网址: /books/695414/articles/7991974
    002.她想起,沈如归是个多可怕的男人。
    即使在药物的作用下慕瓷已经足够湿润,但也受不住破处的痛。
    沈如归粗硬的性器穿透那层薄膜之后,并没有给慕瓷喘口气的时间,捏着她的腰,慢慢抽插,进入的深,出来的慢。
    手也摸到两人交合处,恶劣的揉着那颗小蕊珠。
    更多的蜜汁趟出,混着几丝处女血。
    让人疯狂。
    “好多水,”低哑的笑声从男人喉咙里溢出。
    随着他深深的顶入,撕裂的痛感伴随着一种说不清的刺激和快感,慕瓷苍白的小脸渐渐染上绯红潋滟,发了狠的咬他借以忍住羞耻的呻吟。
    直到口腔尝到甜腻的血腥,才被沈如归捏着下巴抬高,承受他阴晴不定的吻。
    温柔的时候能细腻到连她的唇线都被描绘,像是品尝一块美味的草莓蛋糕,暴戾的时候咬得她舌根都发疼,仿佛是要直接拧断她的脖子。
    “作为惩罚,就让你死在我床上吧,”一句轻描淡写。
    游走在情欲深渊的慕瓷蓦地打了个寒颤。
    她想起,在那些或真或假的传言中沈如归是个多可怕的男人。
    他们说,沈如归那张英俊如斯的面皮下,灵魂早就烂透了。
    慕瓷回过神来,是被扔到床上,双腿被彻底打开成羞耻的角度,沈如归舔了舔她挺翘的乳,腰身一沉,整根没入。
    紧窄的甬道里,温热的媚肉从四面八方涌来,紧紧将他缠住。
    乳肉被他毫无怜惜的揉捏,大开大合的抽插,次次顶到最深处,撞开里面的小口后,动作更是凶狠。
    “在想别的男人?想谁?你那个未婚夫,顾泽?”
    显然,慕瓷短暂的游神惹恼了沈如归。
    “啊……”慕瓷一声绵长的呻吟。
    她抓住男人的黑色短发,紧绷的身子颤抖着,呼吸和呻吟声破碎。
    她高潮了。
    人生第一次高潮。
    一股热流浇在性器上,仿佛被无数张小嘴吮吸着,销魂刺激,肉棒很快在她身体里涨大了一圈。
    沈如归眸色幽深晦暗,周身都是危险的戾气。
    还未从突如其来的高潮中缓过劲儿的慕瓷被他一把捞起来,压在透明的玻璃窗上,正对着顾泽离开的方向。
    “啧……提一句他的名字就能让你高潮。”
    他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