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O1⑧ц.com 番外陌上少年成大叔2

    陌上少年成大叔2
    话说自从那天陆真真被南锐给破了身之后,南锐非但没有因为岳父大人的霸道凶恶无理而跟娇娇闹脾气,反而更加疼爱起了娇娇。
    为什么呢?
    因为娇娇真的是太软太娇了。这么个身娇体软的大美人,对他时而骄纵霸道、时而温柔小意、时而妩媚挑逗南锐表示自己爱的要命,只是,他的腰有点儿受不住了。
    简而言之,他走了自己岳父的老路,总是想跟自己的妻子连在一起。但是因为凡人的身体不济,做不到一日千里。
    娇奴心疼他身体消耗,不肯跟他交合,但南锐正是对她情热的时候,哪里把持的住?更别说就连她自己也
    这种事情真的好舒服!
    娇娇心里感叹,怪不得爹娘总是在做这种事情。虽然她被南锐压着疼了小半个月,可这点儿消耗对她这个半仙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可惜,她的帅夫君没有那么强大的耐力。
    两人面面相觑,看来想要没完没了的那啥,只能先帮南锐增加修为了。
    南锐调动起岳父大人打进他体内的玉简,根据娇娇教给他的方法,一点点将神识探进去学习。
    一瞬间他就被冲击的头疼欲裂,两眼冒金星。可他咬牙忍住了,因为他爱娇娇。当然,这会儿这个爱还比较浅薄,就是他想操他的美娇娇。
    男人为了交配权,总能做出很多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比如南锐这个体育狂魔竟然甜甜开始打坐,好好学习起来。
    不过好在他是个天才,人世间那会儿学习就是轻而易举,到了仙界,也还是举重若轻。
    很快他的修炼就入了门。引气入体不过瞬间,筑基这种事情也是一天就完成。要不是娇娇自己也是个天才,真的会被自己的小夫君给吓到。
    不过他俩都是修炼天才,也就导致了俩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这种修炼速度,就连魔族的人也比不上。就连生下来就是筑基之体的妖族,那也是会羡慕嫉妒恨的。
    南锐筑基成功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别的,就是要操他的宝贝小妻子,他的美人娇娇。
    他把娇娇揽在怀里,上下颠个不停,晃的娇娇的眼泪都出来了。
    “南锐夫君轻点儿娇奴要被你弄坏了”
    “不能轻!我要操坏你个小骚货!”他非但没有饶了他的娇娇,反而操的更猛了。一下下‘卟滋卟滋’的操进骚肉最深处,全都顶在子宫口。
    “娇娇我干进你的子宫好不好?”
    娇娇不明白,“为什么要操子宫?”她哭唧唧的,因为夫君实在是太凶猛了,虽然她也很舒服,可她毕竟刚刚破瓜不久,还是个宝宝呢!
    “为什么?因为我要干大你的肚子啊!你不是我的妻子吗?给我生许多的宝宝好不好?”他一个无根浮萍,如今有了心爱的娇娇,自然想跟她组成家庭,幸福和乐一辈子。
    直到现在他依然没有穿越成仙人的真实感,即使他刚刚已经做到隔空取物,将娇娇胸前的肚兜瞬间转移到了一旁的屏风上。
    他多么害怕这些都是在做梦,都是假的!他还是没爹亲没娘爱的小可怜,就连唯一疼爱他的奶奶也去世了。
    娇奴心疼他,“好,夫君要生几个就生几个!”
    反正估计他们的孩子也会是和她自己一样的宿命,被扔在一边交给下人带大。
    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南锐,因为南锐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哦不,男修。比她那个只知道交配的爹都好看了一千万倍!
    两个半大孩子就这样天天插在一起交合,没完没了的高潮。修仙的身体给了他们无穷的精力,这俩人就用来做爱。
    直到有一天,南锐突然痛倒在地,身体向后躬起。
    娇娇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南锐!夫君,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南锐整个身体向后躬成了几乎九十度,头几乎顶到了屁股。一股淡蓝色光芒从他脊椎处亮起,娇娇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她爹下的禁止。
    “夫君,爹爹是不是往你身体里打过什么东西?”
    乐不思蜀的南锐这才记起当初那个冷峻的男人是怎么威胁他的。
    苦笑一声,他不忍娇娇担心,“没事儿,岳父大人说了,我一旦落下修炼进度,就会受到惩罚。”
    “我去找他算账!”娇娇立马起身。她知道父亲是为了她着想,可是这样对南锐,她不忍心。
    南锐忍住痛楚,拉住她的小手,“娇娇别走,你走了我害怕!”
    娇娇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她无所适从,惊惶失措。
    “我不走,南锐不怕,这样,我把我的功力打给你,这样你就不会再受苦了。”说着,她就要将自己的修为传给南锐。
    南锐哪里会肯,“娇娇,你这样我以后都会抬不起头来疼爱你啦!”
    他忍着痛摸少女的头发,“你亲亲我,亲亲我就不疼了,好不好?”
    娇娇赶紧扑上去,对着他的脸一阵狂亲。直到两人的唇接到一起,一股气从她的小腹流出,传到了南锐的身体里,竟然神奇的安抚了他的疼痛,身体也没有那么弯曲了。
    娇娇并不觉得自己被吸走了什么,脸色一派正常。南锐尝试着又吸了一阵,发觉自己全好了。
    只是随着越吸越多,他慢慢觉得本来疼软了的那根竟然硬的简直要爆炸!
    “娇娇快来!”他一把拉过妻子,就着盘腿的姿势将她抱在怀里,那根粗硬的东西直接破门而入。
    “啊!”两人发出舒服的喟叹。
    这种感觉简直是太爽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神魂交缠之间,娇娇看到了南锐过往的记忆——被抛弃的童年,从小自己打算的心酸,和女生恋爱胡搞,奶奶去世后的得过且过
    南锐则是看到了娇娇的孤独寂寞,枯燥无味的修炼,还有那个被认为是唯一一个好朋友的少年
    记忆接收完毕。
    娇娇一脸凶相,对着南锐就使劲打了起来。
    她要妒忌死了。这个臭家伙竟然和那么多姑娘这样那样过!她都没有那样过呢!她好吃亏!而且南锐和别的女人这样,她好难过。
    南锐愧疚,却并不心虚。他和娇娇不是一个时代,更不是一个世界,自然会有各种分歧。
    可他的娇娇伤心,他心疼,愧疚自己竟然让她难过了。
    娇娇对他这么好,他不想娇娇伤心,他要对她更好。
    “好娇娇,都是我的错!我该等我的宝贝娇娇长大,然后就来找你陪着你的!”
    他也不阻挡娇娇打他,只是在她躲避自己亲吻的时候用了点力气。他知道,如果娇娇真的有心躲,他早就被踢出去了。
    “娇娇娇娇我只爱你一个”
    娇奴没听说过这个,“什么是爱?”她爹娘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
    南锐眨了眨眼睛,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心口,“就是看到你会心跳加速,想到你会嫌弃我不要我就疼的要死,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没有你就想死,还想要和你造许多小宝宝的感觉。”
    是吗?那她岂不是对南锐也
    娇娇噘着嘴,不满意自己只是他的第数不清号‘女朋友’。
    “你对每个女朋友都是这样的感觉吗?”
    南锐亲她额头,“娇娇刚才不是都看到了?”
    她是看到了,也感觉到了,可她想听他说。
    “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又不像你,那么多女朋友。”
    南锐笑笑,“我爱娇娇,只爱过娇娇一个。”
    他的唇离她只有一丝的距离,“没有娇娇我会痛死的,真的,会死掉的!所以娇娇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娇奴还是不太乐意,两根手指掐着他的肉狠狠一拧。
    南锐吃痛,却知道不能喊出声,否则宝贝小妻子肯定会更生气。
    娇奴见他忍得脸都红了,傲娇道:“看你蠢得,痛都不会说!也就是我心软,换了别人不得趁机把你欺负死!”
    南锐吃她的小嘴,“娇娇就是把我欺负死,我也不要别人!”
    娇奴哼笑,算是心满意足。不过,她不想这么简单就放过他
    白皙的实在落在他的心脏,“我要把我刻在这里,你愿意吗?”
    她一脸严肃,“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说。因为只要我刻的过程中你有任何反悔的想法,你就会心脏炸裂!而且刻成之后,你但凡有任何负了我的心思和举动,你就会死!”
    南锐看着她,心里高兴极了。
    他终于也是被需要的人了!终于有人爱他到想要完全占有他,不许他离开了!
    他知道这种想法很病态,可是他真的觉得好快乐怎么办?!没有安全感的他,只想找一个能让他交托后背爱着他的人啊!
    南锐深深吻住她,把她的嘴唇都吃的肿了,舌头也麻了。
    “娇娇,我爱你,你想要对我怎么样都行,只要你一直都要我!”
    娇奴哽咽,“傻瓜!”
    她的指尖泛起一阵滢光,一点点消失在南锐心口处的皮肤上。
    不过须臾,一朵淡淡的金色小光团又飘了出来,顺着她的指尖,游走进了她的心脏。
    这是同命一心法术。
    两个人都是承受者,不论哪个变心,都会受到惩罚。不论哪个死去,另一个也不能独活。
    其实,她原先真的想用的,是伴生术。这个法术,承受者一生都不能离开施术人。只要想背叛,就会生不如死。
    可南锐没有拒绝,她反倒不想用那种法术了。
    既然他愿意把命交给她
    她愿意相信他。
    而她,也把自己的命,交给他。
    她没想到的是,万年后南锐意外陨落,用神魂俱裂为代价,交换天道保她一条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