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这里有颗大石头

    很久很久以前,仙人大陆。
    那会儿安然还不叫安然,也不叫陆真真,她只有一个小名,叫娇奴。
    她的母亲是合欢宗宗主周仙儿,她的父亲是仙人大陆上最牛x的仙君,陆修。当然,这些都是她听侍女们说的,她老子娘根本不管她。
    五岁的她身边只有这些叽叽喳喳的普通人侍女,而这些侍女们都在暗搓搓的想要睡到她老爹。
    不过嘛,他们是不可能如愿的。
    娇奴看他们的眼神从来都是怜悯的。心想要是他们知道父亲几乎每时每刻都和母亲连接在一起,估计就他们就不会做梦能和父亲xxoo了。
    这天,她又被自己爹给丢出了屋子。过分!她明明只呆了一顿早饭的功夫而已,竟然就嫌她碍事!
    因为她是提前被父亲给丢出来了,所以应该来接她的侍女都还没到。她爹娘的住所向来不许任何人靠近,只除了她偶尔能过去一次。
    她气鼓鼓的,一路上踢着小石子到处乱走。合欢宗特别大,据说创派祖师是创造这方世界的的神,成神之后就留下这块宝地给自己和爱人的后代生存修炼,自己飞升到别的地方去了。
    神留之地,总是有许许多多的神奇。
    所以孤身一人的小娇奴,就遇上了这辈子最不应该遇到的人。
    她本来一边摘花拔草,一边无聊至极的骂自己的老子娘,谁知走到半山腰,就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撅着屁股,浑身灰扑扑的像块大石头。
    要不是他在呜呜的哭,娇奴真的会以为那是块石头。
    “喂!你在干嘛!?”
    天知道她真的没想吓他,她只是单纯好奇对方干嘛在她家里爬高高。
    可紧紧扒着石头的胡叁却不这么想。他受了惊吓,直接浑身一抖,手里没抓住,掉了下去。
    小娇奴瞪大眼睛看着他,直到对方都差不多要落地,摔成一滩肉泥,她才记起来用飘浮法术,让对方别摔个稀烂。
    本来以为必死无疑的小胡叁发现自己并没有碎成十八瓣儿,兴奋的摸着自己全身上下,简直高兴的要哭出来了。
    转头一看,刚刚救了自己的小恩人还在瞅着自己。
    他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我叫胡叁,谢谢你救了我啊!”
    小娇奴哼哧一笑,“你是该谢我。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娇俏可人的小脸突然严肃,“你在我家干嘛?!还爬那么高,是不是想摔死在我家好碰瓷儿?!”
    小胡叁哭笑不得,赶忙摇手,“不是不是,我没有!”
    见小女孩儿一脸不信,他着了忙,“我真没有想碰瓷儿的意思,我还没活够呢!”他一脸难过的低下头,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娘病了,我听说这里有能救她的药草,所以向来试试运气......”
    “哦~~~~”小娇奴摇头晃脑的大声哦了一声,“那你就是来我家偷东西的咯!”
    胡叁让她说的难堪,因为他确实是不问自取,可不就是偷么?
    可想到家里奄奄一息的娘,他鼓起勇气求这个小女孩儿,“我也不想的,可是我娘要病死了,求求你,让我采一棵回魂草救救她吧!”
    “回魂草?”小娇奴斜着眼看他,在娘亲给她的玉简里确实有这么种药草,那不是自家后院儿里的杂草吗?
    “没错!就是回魂草!”小胡叁有点难以启齿,毕竟回魂草在外界已经绝迹,只有这合欢宗才有。
    “求求你,给我一棵行不行,一棵就能救活我娘!”
    “好吧!”见他这么有孝心,小娇奴没理由不同意。一棵杂草而已。
    小胡叁惊了,这么容易的吗?他还以为自己得为奴为仆,卖身求草呢!
    小娇奴打了个响指,一棵回魂草就出现在了她的手里。这是她摘了准备去山另外一头抓兔子的。这些蠢兔子就爱吃这个,每次都能抓到很多。
    小胡叁握着草药,眼眶发红,鼻子发酸,“我一定好好报答你,你等我救了我娘,我就来找你!我一定会来的,你等我!”
    这件事情小娇奴根本就没放在欣赏,她忙着想办法让美人娘多陪陪自己,根本没空管一棵杂草的恩情。
    所以,治好了娘亲的小胡叁再来时,也没见到她。他有些失落,心里知道对方大概没把自己当回事。可想到小姑娘娇美可爱的小脸,他有点脸红,并不想就这样放弃。
    于是,他几乎每日都来两人相遇的地方。小姑娘不来,他就坐下修炼打坐。他固执的认为能在这里遇到她一次,就能遇到她第二次。
    春来秋往,转眼就是八个寒暑。
    靠着合欢宗浓密的灵气,胡叁早在六年前就超过了自己母亲的修为。如今他也是能在仙人大陆上数得着的新起之秀了。
    可他并没有出去闯荡。他还在等他的小仙女,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
    可能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连天道都怜悯他一片赤诚。
    这天娇奴正式被父亲赐了大名儿,陆真真。
    她翻了个白眼。这名字是他俩双修太多着了凉,打喷嚏送的吧!真够随便的!
    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就放弃了博取两人的关注。
    哼!你们俩做死在床上好了!
    她心里愤愤,虽然放弃了被关爱,可不代表她就没脾气了!她这么美丽可爱,他们俩凭啥不爱她?!
    于是,她稀里糊涂的,又一次乱走到了八年前的那条小路上。
    老远看到她走过来的胡叁不知如何是好,兴奋的脸手脚该怎么摆弄都不知道了。
    可陆真真,早就忘了他。
    “你还记得我吗,八年前你给过我一棵回魂草!”
    陆真真皱了皱眉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
    “好吧,那又怎么啦?”她心情不好,没直接对着陌生人动手就已经不错了。
    她傲娇的样子格外好看,好像她天生就该是个恣意妄为,让人疼着宠着的小公主。而且她长得更美更可爱了,让情窦初开的少年面红耳赤。
    “我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是一直想要谢谢你,还有就是,能不能让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可是我的恩人呢!”少年一脸真诚,绝口不提八年的苦等。
    他傻乎乎的样子看得娇奴噗嗤一笑,真是好久没见到这么脑袋不灵活的人了。真想谢谢她,不会大大方方的上合欢宗拜访吗?傻瓜一个!
    “顺手而已,不用在意。”说完,她继续前进。
    胡叁急了,“恩人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娇奴......”少女的嗓音远远传来,只剩余音。
    少年执着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再次遇到陆真真让胡叁充满了希望,他执着的想要再次见到少女。
    陆真真闲着无聊,偶尔也会想起这么个傻了吧唧的少年。所以这天她又一次去了那里。
    见到对方竟然真的在,她高兴的笑了笑,偷偷出现在他背后,狠狠打了下他的肩膀。
    “啊~!!”胡叁这么多年都平静修炼,对这种恶作剧根本措不及防,吓了一大跳。
    “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蠢...哈哈哈哈哈......”陆真真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面若桃李的样子看直了少年的眼睛。
    “嘿嘿......”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我没被人吓唬过,出丑了刚刚......”
    陆真真止住笑,“你不应该叫胡叁,应该叫胡石头,脑袋和石头一样蠢笨!哈哈哈哈哈哈~”
    胡叁只顾着高兴她记得自己的名字,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被笑话蠢笨。就只注意到了,他也不会计较。
    “娇奴,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他一脸踟蹰。
    “行吧!”陆真真爽快答应。
    “娇奴,我叫胡叁!”他正式介绍自己,也是没话找话说。
    “噗!哈哈哈哈哈......你不是早就说了吗,怎么还在说!你该不是个傻的吧!”
    陆真真转了转眼珠,“你姓胡啊...跟狐狸他们家什么关系?”
    胡叁笑得尴尬,“我娘是狐族的九娘子。”
    “哦?那你是小狐狸咯。可我看你身上的气息不像啊!”哼,别想欺骗睿智的她!
    胡叁脸色消沉,“我娘是狐狸,我爹...我也不知道我爹是什么......”他出生就没见过爹,问他娘,他娘就掉眼泪。
    他知道他俩是被狐族赶出来的,而且,很可能是因为他的父亲。
    陆真真见他这幅样子,心里有点不好意思揭人疮疤,“嗨,多大点儿事儿,咱俩同病相怜,我是知道爹娘是谁,可惜他俩没一个管我的!”
    胡叁笑笑,高兴她肯安慰自己。
    两人就这样成了朋友,每隔一两天就约好了见面。
    陆真真高兴自己终于有了朋友,不用自己孤零零一个人,胡叁却是在她不来的日子也风雨无阻的到那里去,少年慕艾,不过如此。
    如此风平浪静的过去了百年。
    突然有一天,胡叁来跟陆真真道别,他说自己要出门去磨练。
    陆真真虽然不解,但还是点头说好,等好友回来,两人再一起玩耍。
    ‘玩耍’......
    胡叁苦涩的看着天真不知世事的陆真真,心里难受。
    他此去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了陆真真。
    他想要变强,想要娶她。所以在听说大陆上出现了陆压神人的遗迹之后,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从里面得到传承。
    少年一去,百年而返。
    陆修看着跪在身前的年轻人,皱眉不语。这人,要求娶他的女儿。
    胡叁一脸真诚,他如今已是同辈之中的第一人。这次前来,他愿意奉上自己在陆压神迹里的所有收货,只为求娶娇奴。
    “这婚事我不同意。”
    陆修转头看向突然出声的爱妻。周仙儿看到夫君看自己,如娇似嗔的瞪了他一眼,见对方气息微乱,才满意的转过眼睛。
    “如果我没看错,你娘是狐族,她有跟你讲过你爹的事情吗?”
    胡叁迷茫,诚实的摇了摇头。
    周仙儿轻叹,这人好是好,这可惜,她的女儿无福消受。
    “你的父亲是冥族!”有个身为冥族的父亲,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同意这门婚事。她的爹娘离开前曾经说过,他们这一脉代表着生机和阴阳调和,冥族却是死亡和虚无,根本不可能相容。
    更何况,她和修哥哥经过几万年的修炼,如今也摸到了这一方世界的门槛。世界规则之下,就是她的女儿,也不得不遵守。
    胡叁不能相信。他来之前想过自己可能会被拒绝,比如他出身低下,没有族人作为后盾,甚至连对方身为仙人,身为神人的后代会瞧不起自己他都想到了,唯独没想到,会是因为自己素未谋面的爹。
    周仙儿见他不信,索性跟他把话说清楚,“冥族虽然归为魔族一支,但却有许多特殊的地方。不论走到哪里,他们都代表着死亡和绝望。你母亲能怀上你并且生下来,想必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是的,母亲却是在他十岁的时候一副要死去的样子。
    “我们合欢宗是创世神的后裔,为了维持平衡不得不接纳了冥族的存在,但也注定我们不可能融合。你如果非要娶娇娇,你只会害死她!”
    是吗?是这样吗?
    他声音沙哑,“求求您,有没有,有没有解决的办法?”他给周仙儿磕头,磕得的脑门都破了。
    周仙儿可怜他,“除非你能成神。”
    不说成神希望渺茫,连她和修哥哥都是仗着血脉才有机会悟道,即使胡叁能行,可那也必定是十几万年之后了,她女儿能等那么久吗?难说。
    胡叁混混沌沌地离开了合欢宗,从此不知所踪。陆真真偶尔想起这个好友的时候,还有些埋怨他怎么不知道回来看自己,明明命牌好好的,人也没有死。
    直到万年后,她和南锐早成了夫妻,修炼一日千里的时候。
    魔族横空出世了一位有史以来最具天赋的魔尊,是罕见的冥族。
    据说,他原是妖族和魔族的混血,却狠心的承受灵魂撕裂之痛,为了修为迅速提升,生生洗去了自己的妖族血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