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叁章大结局

    那天南锐在安然脚腕留下的牙印并没有消除,安然也不想让它消失。
    等伤口愈合之后,她就和南锐一起去了纹身店。她是认真的,要把他永远留在自己身上。
    被问到想要什么图案时,安然看了看南锐,“盛开的罂粟吧!”
    于是,一朵边缘乳白,花瓣鲜红如血,花心是繁体锐字的花体的罂粟就出现在了她脚踝处。
    南锐握着她的脚腕,爱不释手,反复舔吻。他不知道安然为什么只对他这样特别,但他不想去问。他知道她对自己好,就够了。
    另一边,东南亚小国家的一家酒店里。
    胡磊看着身下被自己操的失去理智的洪明瑶,低头咬住她的耳朵,“臭婊子爽不爽?”
    “爽...好爽!”洪明瑶搂着他的脖子,一脸媚笑。这个男人实在是厉害,虽然他没有聂焱那么大那么粗,可他操起来时的疯狂劲儿,可比聂焱强多了。
    尤其是这个家伙的鸡巴是入了珠的,她的骚逼早就被聂焱给操松了,和一般男人干都没什么快感,可这家伙不一样,加上那几粒珠子,干的她里面格外爽。
    她自己也没想到来这里旅游散心的她竟然会遇到这么个极品,对方虽然长得有点凶恶,可在床上的霸道却是刚好纾解了自己的寂寞和饥渴。
    胡磊笑笑,架起她的两条腿,更加用力的操了起来。他闭上眼睛,心里想的却是安然那双笔直修长的大白腿。他曾经恣意抚摸过她们,知道那种柔韧细腻的触感是多么好。
    可他眼下还得靠这个女人回国,不得不把她操透了,也好让她听自己的话。
    看着女人尖叫着高潮,胡磊无心继续和她纠缠,一个挺身,直接在她里面射了出来。
    事后,他躺在床上点了根烟,洪明瑶妩媚的躺在他怀里,吐着蔻丹的手在他胸上摸来摸去。
    “你刚刚可真坏,差点没把我弄死!”她对这个男人有些上瘾。出来一个月了,几乎半个月都是跟他在床上度过的。
    胡磊哼笑一声,“你这骚货不是就爱这个么?”他吸了口烟,空闲的那只手摸上女人湿漉漉的骚逼,用手指插弄起来。
    洪明瑶立马双腿大张,嗯嗯啊啊的呻吟。她如今胃口大得很,今天只跟男人操了叁次,还没吃饱呢。
    胡磊把烟碾灭,叼住她的黑奶头吸。卟滋一声放开,他深吸口气,“可惜了......”
    女人温柔的抱着他,恣意散发春情,“怎么可惜了?”
    “可惜你走了,就没得操了。”胡磊一脸遗憾,“难得碰上个这么合适的骚逼,真他妈倒霉!”
    洪明瑶咯咯咯笑个不停,男人的不舍大大满足了她的虚荣心。心里想的是:哼,你聂焱不要我,有的是男人爱我!
    “那你跟我回国呗!”她觉得对方还不错,在当地也有势力,是个能干的男人,两人就这样相处着,也还算不错。就当给自己储备个备胎了。
    胡磊心里不屑,嘴上还要一脸遗憾,“我倒是想。不过只怕不行。”
    “为什么?”洪明瑶奇怪的问,她想不出对方为什么拒绝。
    心里翻了个白眼,这骚货,就只是当地这点儿好处,他也不会为了这个骚逼放弃的好吗?
    不过他演戏也是一把好手,“我在国内得罪了人,回去可能有麻烦。”
    洪明瑶一听,“得罪了谁?”如果不是什么难搞的人物,她给聂焱当了这么多年情人,还是能够做主帮他解决掉的。
    “算了,你也别问。问了也得罪不起,倒不如不知道。我一个大男人,不想让你惹上麻烦。”
    本来已经有点疑心对方救她这件事情的洪明瑶略微放心,看来这家伙当初的英雄救美不是提前设好的局,要不然,他不会在自己主动提出来后还不松口。
    “你说说看,行不行的,总得让我知道。而且......”她的手指抚摸上对方结实的小腹,“人家都已经是你的人了,怎嘛,想趁机甩掉我啊?”
    这手撒娇差点没把胡磊给恶心出来。他以为自己跟她操逼就已经是很难为自己了,结果现在竟然还要听她撒娇装纯。
    操!
    喉结滚动,他听到自己声音黯然的说道:“聂焱少将,J市军区司令。他以为我要跟他抢女人,连分辨的机会都不给我,就要我的命。”
    洪明瑶皱紧眉头,一声不吭。
    “好了没事儿。你在这里一天,我们俩就快活一天。等你走了,我就等你来。”
    这话说完胡磊简直要吐了,他没办法,吸住洪明瑶的肩膀吸允。
    洪明瑶却信以为真,一边高兴一边还真的被他给打动了。她心里思衬,聂焱那个渣男肯定是为了胡磊嘴里那个女人才甩了她,如果胡磊回国能给他和哪个女人造成麻烦,她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只是送胡磊入境而已,他又没犯法,只是聂焱单方面找了边境管理...想办法让他回国其实并不难。
    于是她做出一副深情款款、依依不舍的样子,“虽然很难,不过谁让人家舍不得你呢?大不了把以前积攒的人情都搭上,算是为咱俩这段感情尽心尽力了!”
    胡磊心花怒放,做出一副感动至深的深情模样,“真的吗?可以不用和你分开了?!”他用力亲了下洪明瑶,“我的宝贝儿!你可真是我的大福星!我胡磊发誓,这辈子要是负了你,我......”
    他的嘴被洪明瑶捂住了。两人你爱我、我爱你的互相腻歪,其实里面根本没几分真心。
    就这样,胡磊在洪明瑶的帮助下回了国。
    一入境,他就窝了起来。
    一直等络腮胡子长了满脸,他才敢穿的鼓鼓囊囊出门。
    他悄悄来到洪明瑶告诉他的地址,每天都安安静静观察着。摸清了安邵和跟聂焱的出入规律后,他开始计划绑架安然的事情。
    可等他历尽千辛万苦,拉兄弟套关系,好不容易来到安然家里之后,竟然看到的是安然和叁个男人在一起性交的场面!
    操!那两个人不是没在家吗?!
    他哪里知道,聂焱这种冷血无情的家伙早就在防着洪明瑶了。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只靠王八之气哪里会够,就是给好处,也总有那种贪得无厌的女人没完没了的勒索。
    所以洪明瑶自以为没有人知道她干了什么,但其实她的一举一动早就被监视了。早在她开始活动关系的时候,聂焱就知道了对方已经和胡磊拉扯到了一起。
    胡磊呆愣的看着跪在房子中间,好像小母狗一样的安然。她的嘴里含着聂焱那根黑红的大鸡巴,身下是南锐插在骚穴里,至于安邵和则是半跪在后面操她屁眼儿。
    她的肚子已经不小了,一对大奶子晃荡着,在南锐脸上摇来晃去,被叼住一只狠狠吸奶。
    她的脸上是胡磊从没见过的快乐和淫媚,显然非常享受叁个男人的操弄。她甚至在看到自己后,让聂焱回过身背对着她,给男人舔屁眼儿。
    胡磊不明白,她不是很厌恶这种事情吗?所以每次自己和她做爱的时候,她都是哭哭啼啼,像是在经受酷刑。
    原来,她只是不乐意跟自己做啊......
    安然很快被操上了高潮,叁个男人和闷哼着射在她的身体里。她的肚子有点可怕,发出淡淡的滢光,隐约能够看到一个婴儿的形状。
    她浑身脱力的被南锐抱在怀里。南锐也不管她刚刚喝了聂焱的精液,含住她的唇舌舔弄接吻。
    两只乳房被另外两个男人分别握住吮吸,咕咚咕咚的帮她清空奶液。
    看着门口的胡磊,安然轻叹,他确实不该在这里。
    聂焱站起身,拿着枪抵住胡磊的太阳穴。
    其实胡磊不是没有枪,他只是怕吓着安然,所以刚刚没有掏出来。可在他看到安然淫荡的样子后,他突然不想拔枪了。
    他有些不明白,既然他得不到安然,那老天爷为什么会给他重生的机会?让他再来一次,洗心革面,不就是为了能配得上她吗?
    聂焱没那么多耐心想送他上路。
    安然阻止道:“不要杀他。让他活着,一辈子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才是最合适的惩罚。”
    胡磊打了个激灵。是的,这才是最恶毒的惩罚。
    他浑浑噩噩的离开,混混沌沌的开始自己的后半生。
    认真说来,他其实混的很不错。他很成功,也很有钱,也有很多真心爱他的女人,只是他真心喜爱的那个,他再也没见过。
    或者说,是他不敢见她。
    他重新进入上层圈子之后,好几次都和安然擦肩而过,每次都是他主动退避了。
    他听说了她的消息。她嫁给了南锐,还生了五个孩子,还有安邵和和聂焱都是难得的长寿......
    看着她幸福的样子,他依然搞不懂,如果不是为了让他给安然幸福,他到底为什么会重生一次。
    直到死的那天,他也没想明白。
    好在,他死后明白了。
    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但浑身都是漆黑魔气的男人,他有点无语。
    “没用的东西!给你机会都抓不住!废物!废物!”男人极其败坏,低沉的声音像是地狱魔音......
    ------------------------
    有番外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