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4P(H)

    聂焱在门外听到安然尖叫,别提心里多酸了。
    他恨不得破门而入,却被安邵和一把拉住,“不能只兴你独自霸着安然,不让别人这样。”
    聂焱眯起双眼,“安邵和,我以为我们俩在这事情上是同一个战线。”
    安邵和心里翻白眼,什么同一战线,这没记忆的棒槌就是讨人嫌!
    “别提什么战线不战线,就说是你能娶安然,还是我能?!”
    他这么一说,聂焱就沉默了。因为安邵和没说错,不论是他还是自己,都不合适。
    “那也不能就这样便宜了那小子啊!”聂焱申诉。
    安邵和简直懒得再跟他啰嗦。
    两人正说着,就见门打开了。
    南锐抱着安然的屁股,安然用力搂着他,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你们都进来吧!”他不是心甘情愿和别人分享,只是在这种事情上,他乐意为了安然退让。
    安然娇娇的,捧着他的脸亲。心里想的是,等你以后知道自己究竟是谁的时候,肯定会很开心的。
    安邵和跟聂焱跟在两人后面进了屋子。一进门,一股男女交合之后的强烈气味扑面而来,混合着安然爆发的香气,刺激的二人眼睛发红,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们俩简直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将安然扑倒,把她操的不能说话。
    南锐警惕的瞪了两人一眼。4p可以,伤了老婆可不行。
    他抱着自己的乖乖在床边坐下,安然像是藤蔓一般,立马把他缠紧,嘴对着嘴吸,胳膊环紧他的脖子,双腿缠住他的腰臀,自己扭腰起伏。
    聂焱何曾见过安然这般痴迷的样子,心里嫉妒的要命。立马走上前,“你起来!”他霸道惯了,一直都是别人捧着他。
    谁知安然一听到他的声音,立马缠得更紧了。
    她用余光不高兴地剜了聂焱一眼,自顾自抱着南锐啵啵啵的亲到一起去了。
    安邵和心下一叹,他果然没猜错。这丫头心里,哪怕是他这个爸爸,也不如那个让她一见钟情的小白脸。
    安然可不知道他们心里的碎碎念,她只知道自己全身心都挂在南锐身上,那张帅炸天的脸她怎么都看不够。
    南锐的帅是不经意的,他自己毫无所觉的。明明这么好的人,却从来不炫耀。这是她的心肝宝贝。
    一股股骚水随着情动汹涌而出,泡的南锐鸡巴肿胀,那股操干的冲动越来越没法忍耐。
    可是现在不行,他是来看她失去理智,在情欲里彻底丧失自己的。
    于是他一边耸着屁股操干,一边把人斜着搂到怀里,露出藏在臀瓣中的菊穴。
    之间那红艳艳的屁眼儿在南锐的掰扯下变成个洞,一张一合地样子像是饥渴的要吞咽什么。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同时上去,可惜,穴只有一个,被聂焱抢了先。
    猩红硕大的龟头向里面挤个不停,一点点拓开粉红的肠肉。紧致的骚屁眼儿将黑红的鸡巴裹紧,由于缺少润滑而格外难以进行活塞运动。
    尤其在聂焱发现自己的鸡巴竟然不如南锐长,插进去的长度不如南锐深之后,他气得两眼发红,牙根紧咬,心里别提多恨了。
    好歹他还有理智,知道现在不能立马抽插,否则伤了安然,他只怕是短期内别想同床了。
    南锐倒是不在意聂焱的不爽。安然的依恋和纠缠让他心下安定,他甚至还温和的笑了笑,当然这个笑在对方看来无比刺眼就是了。
    ‘啵儿’的一声,安然在南锐肩膀的地方留下个吻痕,这里外人看不到,她却能日日见到。眼角瞥到站在一边的安邵和,她的心又软了。
    询问的看向南锐,得到对方纵容的微笑和额头的亲吻,安然笑着转头,“爸爸快过来!”
    安邵和有点无奈地在女儿身边站定,粗黑的鸡巴被安然握在手里。来回套弄了一会儿,她心里觉得安邵和有点可怜。
    “爸爸,你站到床上来呀。”
    安邵和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一脚跨上床,硬挺的鸡巴正对安然的嘴巴。
    安然对南锐笑笑,挺起被聂焱握着的奶子给他吃,南锐亲了下她的脸蛋,含住了红艳艳的奶头。
    安然舒爽的仰着头,张开的小嘴正好等着迎接安邵和。粗黑的鸡巴被塞进嘴里,她忍不住用力吸吮,把分泌出来的体液全部吞入腹中。
    安然的双手抱着南锐,奶子被聂焱握着,乳头被南锐吸着,骚逼里是南锐的鸡巴在抽插,屁眼儿里是聂焱的鸡巴塞得涨满,脖颈和肩膀被聂焱舔吻,嘴巴含着安邵和的阳具......
    同时被叁个男人玩弄的爽感实在太过刺激。安然的鼻腔发痴‘嗯嗯’的呻吟声不停歇,扭动着身体迎合叁个男人的操干,淫荡下流。
    她觉得自己变成了随男人玩弄的荡妇,总在饥渴的渴望着鸡巴,恨不得时时刻刻被塞满。她是被叁个老公操弄的婊子,淫乱下流,勾引他们互相吃醋,狠狠干自己。
    嗓子眼儿的吞咽越发频繁剧烈,安邵和忍不住捧着她的头操嘴,南锐被眼前的淫荡景象刺激,狂颠猛插,捅的骚逼卟滋卟滋响着流水,连带着后边的聂焱也爽的销魂,被屁眼儿主动套弄着。
    四个人由安然作为纽带连接在一起,成为联动的整体。
    安然嘴里使劲一吸,安邵和就被她吃的射了出来。直接射进食道里的不算,他还故意抽出鸡巴,在女儿脸上射精,一突突精液喷了安然满脸,头发上都黏了不少。
    安然低下头,精液顺着她的下巴滴到南锐脸上,刚刚把奶子吃空的南锐抬起头,直接吻住她满是精液腥臊的嘴唇。两人就着安邵和的精液和鸡巴的味道舌吻,还把舌头伸出来搅弄,连嘴角沾着的精液都被吃掉了。
    闻着别的男人的精液味儿,南锐心里说不出的冲动,他抱紧乖乖的屁股狠插猛操,搞得后面的聂焱发出低吼。
    聂焱掰过安然的脸,伸出舌头把她脸上的精液舔下来,送进她红润的小嘴里。眼见她饥渴的吞食别的男人的精液,他两眼发红,恨不得立马射出来,喷她一脸给她吃。
    他使劲咬着安然的嘴唇,握着一对奶子揉捏,和南锐配合着进进出出,操的安然崩溃大哭。
    “不,不要了...呃啊~~!要操死了!啊~屁眼儿好爽,骚逼也好爽~~救救我,爸爸...救救我......!”
    安邵和心疼的半跪下身和她接吻,在自己鸡巴再次硬了之后,又干进了女儿的嘴巴里。
    “哦!小骚嘴比之前还紧!好爽!”
    南锐舔着她的动脉,舌头伸进耳朵,低沉的嗓音格外性感,“骚逼也越操越紧,要不要以后都是叁个人一起操你,嗯?”
    安然浑身颤抖,抽搐着夹紧屁眼儿,爽的聂焱直打她屁股,“臭婊子骚货!被叁个男人一起干就贱成这样!老子操你不爽吗!”
    说着,粗糙的手指摸到阴蒂,用茧子狠狠摩擦。
    “呜呜~~~呜!!!”安然泛起白眼,浑身抽搐,一抽一抽地进入高潮。
    ‘嘶哗~~~~~~’她尿了。
    下身的两根鸡巴被温热的尿液浇灌,直接刺激的射了出来。
    安邵和见两个男人停止抽动,直接抽出鸡巴,架着女儿腋下抱起,移到一边操了起来。
    安然已经魂不附体,哼哼唧唧的让安邵和压着干。两条长腿被压到脸边,猩红的骚逼被折成四十五度,凸出着被鸡巴操干,‘噗嗤噗嗤’响个不停。
    她已经提不起力气应付了。绯红的俏脸上是一双迷蒙的眼睛,娇艳的嘴唇红润水嫩,黏在脸上的细发性感妩媚,一对奶子随着男人的动作晃来晃去......
    看着这样娇媚的女儿,安邵和激烈抽插,操了几百下,大声‘嗯哼’一下,捅进最里面射了进去。
    两个男人发泄过,就在一边看着也不去打扰安邵和,这会儿见对方已经射精,也跟着凑了上去。
    叁个男人,一个占据樱唇吸吮,一个摸着奶子喝奶  ,还有一个舔着脚丫摆动臀部,平息高潮。
    安然虚弱的笑笑,将他们抱紧。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四个人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她眼珠转了转,还是没忍住摸到南锐身上。
    用湿漉漉的骚逼在他鸡巴上蹭了几下,那根白嫩的大家伙立马就硬了起来。
    咬着下唇,安然有些羞涩地把鸡巴吞进骚逼。肉穴抽搐着一张一合,吮吸里面的阳具。
    安然自己则是捧着南锐疲惫的脸庞,心疼的又亲又舔。
    没办法,她当初选中他,就是爱他这张阳光正直、俊美到炸裂苍穹的脸。
    一开始,南锐还能闭着眼睛装睡,想看看乖乖究竟要干嘛。结果她的小舌头在自己眼睛和嘴巴上舔个不停,又痒又舒服,他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看到那个梨涡,安然立马吸住吻了起来,逗得南锐笑出声,又被安然捂住了嘴。
    她想单独和他待一会儿。
    南锐会意,睁开眼亲了她一下。眼睛瞅瞅身边俩男人,他把人抱紧,轻手轻脚下了床。
    安然就这么被他插着,搂着他的脖子。两人笑着对视,出卧室前还没忘给关上门。
    屋里的二人在门关上的瞬间就坐起了身。对视一眼,各自发出声冷哼,一个打开电话处理公务,一个套上衣服准备回部队。
    安然和南锐两人缠在一起,在酒店住了七天才退房出来。
    两人十指紧扣,隔不了两分钟就要轻吻,眼睛只要能黏在对方身上就绝对不看别的。
    南锐把人罩在怀里,宽阔的胸膛将安然的身体包裹,安全又温暖。又在她颈边吸出一个个吻痕,任谁看了都能想象出两人床上是多么激烈。
    --